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7期
 天花情错之血桃/苏家公子[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5-28 14:21:3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54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楔子——
  月夜苍茫,翻转的夜色掩尽九重角楼上那孤寂身影。侍从细碎的脚步打断那难挨的寂寞。
  “将军,夜深了!”那身影回身,如墨长发,洒脱飞扬出霸气,只是那眉眼间难掩的哀伤成为这夜色最凄烈的色彩。
  “今夜在此就寝。”清冷的音色不可违抗。那侍从惶惶而退。男子转身,走向大殿九重纱帐后。一个女子,青丝飘然如飞天,眼角眉梢隐荣华,嘴角浅笑面含春。罗裙素裹掩不住倾城之姿。
  他双目隐然,忍不住伸手去抚过那画上的每一寸笔墨,好似抚过那人每一寸肌肤。怅然着,如海的眸子射出坚韧。
  
  军鼓阵阵,苍茫的校练厂上,埲彻一身戎装冷眼盯着匍匐的将士。
  “王上离頵无道,沉迷酒色,天灾人祸,百姓颗粒无收,竟还加重课税,广觅美女。吾欲反之”
  极目人头不约而同抬起,望着眼前那英姿勃发的男子,片刻之后,洪亮的声音响彻天地,连大地都忍不住震撼。
  “誓死追随将军!”
  埲彻眉目一敛,手中令牌瞬间粉碎,那高高飘扬在校场上的皇旗,惨然被千钧万马踩踏而过。
  
  “王上,王上,不好了,埲彻大将军雁门关外起兵造反了!”
  悠然的丝竹顷刻失却了声音,浮言浪语瞬间被一股压迫的不安笼罩。那佳人丛中的离頵终于抬起了头,只是醉眼迷离的望着侍从。
  “喊什么喊,扫了孤王的兴致,你万死不辞!”
  “奴,奴才该死……”侍从惶恐跪倒。
  离頵挥了挥手“这种事交给宰相就好,莫要再来烦孤!”
  言罢,拉了宠妃温软柔荑,冷眼瞧了那素面抚琴的女子一眼。
  鸾素一呆,促然奏起乐曲。只是这曲子明显声音促不达,本是欢快的调子却被她弹得几分凄凉。
  离頵刚要怒斥,却被一旁的宠妃转过了脸,瞬间沉浸在美色中,将所有抛却。
  
  鸾素浑身冷汗回到居所,刚才的一幕让她内心疲累的忍不住倒头就睡。隐隐的梦境,轻纱缭绕般一点一点将她包裹。
  梦中,绿槐高柳咽新蝉,薰风初入弦,繁花似锦的后花园里,幼年的她蜷缩在假山后哭泣。伤心的声音被风带向未知的方向,蝴蝶翩飞中引来那蓼蓝乘鸾搵绫锦襽衫的男孩。同样幼年的埲彻站在高高的假山上,俊秀的眉眼温和的问她“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
  埲彻第一次看到她,第一次寒暄,没有问她你是谁。而是满面温暖问,你怎么在这里。好似生来就相熟。
  泪眼婆娑中幼年的她看向面前的埲彻,清俊洒脱,姿颜逸绝。内心澎湃,这面貌好似生来就长在她的心底。此刻不过是重逢。
  混沌的梦境翻滚,叫嚣,所有温馨的画面突然变成雷雨交加的风雨夜,一个灭天惊雷在鸾素头顶炸裂,惊的她豁然睁眼!
  鸾素下意识的摸了摸眼角。泪早已干涸,枕头却还湿着。兀自抱紧自己任思绪蔓延完那一场相遇。
  那年她在埲彻家偌大的花园中迷路,然后遇见了他,被他送回了家。所有关于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故事温馨铺展开来,成为这深宫内苑罕见的光华。
  眉眼带着笑,可目光中却是星星点点,想着想就着起身推开了窗。长夜漫漫,暗黑的天幕上却是一弯残月。泪终是忍不住簌簌落下。
  埲彻我又迷路了,你是不是来带我回家了。
  
  埲彻大军在七日之内攻下整个雁门关,
  埲彻大军在十五日之内攻下整个范阳城
  埲彻大军在……
  埲彻大军所到之处,百姓欢呼雀跃,纷纷缴械加入。
  “混账!孤是天命之人,你们休要在这里妖言惑众。区区埲彻孤不放在眼里!明日孤去请天师回朝!”
  离頵坐在高高的王座上暴跳如雷,大呵之后拂袖而去,一个转身就栽进了温柔乡。鸾素躲在帐后,心中不由一惊。天师!传说保佑了王朝三百年丰饶安定的天师汜河!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告诉埲彻。
  是夜,她辗转难眠,忽然似想到什么,翻身打开妆台上最后的抽屉,一只白色的瓷雕鹌鹑映入眼眸。
  那年他们游玩于街市,碰到那个仙风道骨的男子,那男子眉眼逸绝清然看埲彻,嘴角含笑
  “我为你卜一卦。”
  埲彻少年脾气,冷眼看那算命人,拉了她的手要走。那男子却拦住了去路,眉眼依旧含笑。
  “我说你一生命犯桃花,你可信?”
  “妖言惑众!”埲彻眉目一敛,拽她在面前“我这一生只喜欢鸾素一个,什么桃花不桃花。”
  那时她笑的好开心,被埲彻拉着大步而去。她跟着埲彻的脚步默然回首,之望见那男子笑而不语,一个转身竟凭空消失。大惊之余她的手中却多了这只鹌鹑,清浅的话语飘渺着映入她的脑海。
  “此物最通灵,可传相思!”
  真可传相思?她怀疑的看着手中鹌鹑。此刻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想着就将鹌鹑紧紧攥在胸口,祈祷着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传递给他。
  轻灵的光芒温润闪在胸口,她豁然睁眼,看那鹌鹑扑腾而起,竟成了活物,摇摇摆摆的飞身而去。
  她惊讶的奔到床前看那鹌鹑如流星划过夜空一般,瞬间消失天际。那淡淡的余晖洒在她的脸上衬托出美好的面庞,她痴迷的望着,却不知一双眼睛沉在阴暗的天色中,在她凝望天幕的瞬间,满是贪婪的望着她。
  
  泾阳城外,埲彻与众将士商量完攻城之计,正自观天象揣测明日天气,忽见一道白光飞驰而下,不偏不倚飞向埲彻,众人一愣,以为是天将暗器。埲彻蓦然惊醒,翻身躲开,那道白光惨然落地。光云散去,埲彻一愣。
  这,这不是鸾素的东西嘛,忆起曾经还取笑过她,慌忙捡起,在握住的瞬间,那思念的声音突兀在心中响起。
  “离頵去找天师了,逃,快逃!”
  他精神一怔,望着手中那纯白的鹌鹑。那鹌鹑突然一声撕响在他手中化为烟尘。正在出神的当口,军师疏楼快步而出,望着那消失的尘烟眉目一敛“传思!”
  埲彻霍然回头“先生识得此物。”
  “这是我师兄之物,能传相思言语。怎样,它说了什么?”
  “师兄!它说离頵要请天师,我听闻那天师隐于万华山,从未现过身却可以指点江山,保佑太平。只有历代君主方能一睹真容,这,该如何是好?”
  “无妨,若那天师出现,你引他出手,我自由法子制住他!”
  埲彻望着眼前青衫儒面的军师,重重点头。此人名疏楼是起兵初反之际碰到的,当时他在岸边吃花,鲜嫩的花瓣进入他的口中,散发沁人心脾的清香,方圆三里竟都闻得到。他当时正在担忧粮草问题,见此人不凡便去搭话。疏楼却猜得透 他的心思,随手一挥,粮草尽数冒出,众人大惊,奉为仙人。他却摆手,称是天命如此,自愿加入。起初,埲彻还有疑虑,可见他行事处处为义军着想,也不由的加以重用。
  离頵望着为他的穿戴的侍女,忽然大手一挥,指着隐于角落的鸾素。
  “你来伺候孤!”
  鸾素神游的思绪蓦然一顿,大睁着眼,不相信的指着自己。“陛下指奴婢!”
  “废话!”鸾素心中一惊,慌忙低头上前。
  “今日孤去万华山见天师,晚上回来,孤要你陪孤!”
  整理衣衫的手,瞬间呆滞,鸾素面无人色的看向离頵,慌忙跪倒“陛下,奴婢,奴婢受不起!”
  离頵浓重的眼眸绽露杀机。“敢抚了孤的兴致,就诛了你赫拉一族三百八十一口!”言罢,拂袖而去。鸾素呆坐在冰冷的玄武岩上,任由太监将她拖去沐浴更衣。
  埲彻,埲彻,鸾素满心的念着那挚爱的名字,双眼迷蒙,恍然看见他头也不回的奔向远方……
  
  两军对阵,战鼓咚咚,杀气骤聚。埲彻敛眉,并未从敌方寥落的军马中发现不凡之人。正自思量之时,忽见天空一朵黑云急速而来,在他们头顶迅速扩张。敌军在见到乌云的瞬间,突兀杀来,埲彻挥剑,杀入敌阵,忽然天雷阵阵,那乌云所及之处倾盆暴雨瓢泼而下。那雨似带了强劲力道,所下之处,大地坑洼。士兵们个个被打的四肢疼痛,再举剑不起。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师的力量!埲彻暗叫一声不好,手臂一痛,跌落马下。一道闪电朝他灭天而来。
  埲彻毫无畏惧的望着那道闪电,却在明亮的光芒中看到那日夜思念的人儿,泪流满面的蜷缩在鲜红的喜床上,血红的衣衫衬出美好身段,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决绝。
  “鸾素!”他惊叫着奔向那道闪电。鸾素你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为什么脸色那样苍白,为什么向来温润的眼眸却掩藏刀锋般的冰冷。
  “小心!”一只手在他就要接近的瞬间将他拉开,青光瞬间出,如一柄灭天长剑横劈向天。将那闪电击毁,顺势扑向那片乌黑的浓云。那乌云被拦腰切断,丝丝光明出现。众人还来不及欢呼,更多的浓云却从四面八方迅速赶来支援。疏楼俊容一冷,双脚一顿,竟是踏云登天,青光电掣般飞入浓云之中。
  众人无不仰头望天,只闻惊雷怒吼,电闪雷鸣,浓云最深处,隐见一青一白若长龙般互相缠斗,狂风呼啸,带着海浪般的腥咸。忽然,巨大光焰突起,一声巨响炸开天空,大地忍不住剧烈颤抖,就在众人惶惶之中,浓云缓缓散去,疏楼若阴暗世间中最后一缕希冀,踏云缓缓紫田而落,姿颜逸绝的脸上,除了几分疲惫并无异样。
  埲彻大军瞬间振奋。“天佑我军!”欢呼着喊出这样的言语,拿起手中长刀奋力拼杀。敌军眼见唯一的信仰被打败,又早已受够了离頵的暴政,纷纷扔掉刀枪投降。
  望着满地臣服的军师,埲彻的心却早已不在。鸾素,鸾素你怎么了,怎么了!长剑出手“趁胜追击,直捣王朝!”大喊着上马,首当其冲,扑向皇城。
  “鸾素!等我,等我!”
  两个月后,当他一脚踹开大殿正门的时候,看到颓然靠倒在王座上的离頵。空空的大殿之上,那昔日跋扈的暴君此刻只是呆滞的望着他,仿佛失了魂魄的行尸他所有的愤怒瞬息 爆发,长剑带着千万人的怨恨贯穿那恶贯满盈的身体。
  离頵没有丝毫反抗,只是呆呆的望他。“孤待你不薄啊!为何要背叛孤呢!”言罢,突兀的大笑,“你要什么你可以跟孤说啊,你为何要这般对孤……”喃喃的说着,离頵是濒死的兽,挣扎着渐渐平息,那散漫的目光茫然的游走 过埲彻身后的众人,突然,濒临消散的瞳孔骤聚,无力的手惊叫着指着疏楼的方向,刚要说什么,却猝然死去。那大睁的双眼,满是不相信。
  可是埲彻已无心顾他,将一切交给疏楼后,飞速的奔向后殿。
  峇飘殿,峇飘殿!娘说鸾素是作为乐师住在峇飘殿的!他疯狂奔跑。鸾素,鸾素你听到消息了吗?我来了,我来了,我来带你回家!
  门被重重推开,他茫然的望着空空如也的大厅,迟疑着迈进了里屋。碧玉镯,金步摇。这些是鸾素的!他心中温软,打开梳妆盒,一件一件的小东西呈现眼前。这副耳环是她缠了自己好久才买的,这枚戒指是自己惹怒了她,讨好的礼物,这根……”这些都是他们一起去买的,他一件一件的细数流年。数着,数着,心就越发慌乱,终于他颤抖着迈开脚步大喊着寻找鸾素。
  有嘤嘤的哭声自床后传来!他心中一喜!笑着跑近
  “鸾素,鸾素!”
  可是,满心欢喜掀开纱帐,却是一张陌生的脸。
  “鸾素姐姐被陛下侮辱,割脉自尽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3-18 17:46:23 - cialis
-----------------------------------------------------
Hello!
http://aieopxy.com/osoxvtv/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2-23 8:14:10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cialis - 2010-2-22 16:05:51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cialis - 2009-11-6 3:03:34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vr/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4, 共 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