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7期
 往事随风(零落的暖系列之三)/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5-28 14:30:1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80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小妖有些浑浑噩噩地走在街上,帮小妮选结婚礼物。
  真是的,最怕这种时候了,似乎全世界的人都要去结婚了,只剩下她。
  天气似乎变冷了,不得不承认秋天来了。这不,已经手脚冰凉,可仍挑不到合适的东西。没有逛街的热情,没有逛街的能量,好在看到了马路转角的咖啡店。
  热乎乎的液体流淌进食道和胃的时候,她觉得暖和了。忽然间就瞥见了邻座的人。
  咖啡店布置得巧妙,每个座位之间是用紫色的缦纱和椅背隔断。偏偏椅背并不高,所以她可以看到缦纱对面那个美丽的面庞。看到了一次就没有忘记过的面庞,之前被黎畅抱在怀里的美人,她因为护着小妮所以盯着看过几眼,记住了。可是没有想过,竟然是为了自己记住的。是一诺的妻子吧,那样柔弱无骨的声音,那样高贵的大家气质。比较中,有些自惭形秽。
  下一秒,美人对面有一个男人站了起来,声音有些大,“黎舒,我们早已经结束了!”小妖一惊,这个男人,不是一诺。
  
  黎舒觉得眼眶中有泪水溢出。咖啡店里紫色的缦纱凄迷,让她觉得影影绰绰,而她朦胧的泪光中只能看苏秦起身,然后离去。是自己先嫁人的,不是吗?所以不能怪他,不能怪他,告诉自己,不能怪他。
  可是为什么眼泪还会忍不住往下落,那样一颗颗的,想忍也忍不住。
  究竟有多久了,提到这个男人的名字就会心痛,听到他的声音就会颤抖,看到他的人就会——就会整个人都不自觉地失态,是那种痛不可遏在心底里疯狂地啃噬,让她喘不过气来。只是误会啊,真的只是误会。可是那些误会就那样容易地改变了所有的生活。
  记得听人说过,有三种男人是不能爱——浪子、文学青年、已婚男人。
  三样里,苏秦占了两样。除了他仍未娶妻外,实在不是一个女子值得选择的对象。可是偏偏这样的男人有如毒药,让人沉入其中,无可自拔。
  
  当他们还年轻的时候——
  其实也不是很年轻,不过二十岁出头的青葱岁月。校园里油油的嫩草,散发着清新的味道。一个班的人席地坐在草坪上,唱着那时很流行的歌。而总有一个人,在人群的目光中央,拨弄着手里的吉他,让音乐如水般流淌出来。
  那时苏秦留略微长些的头发,却意外地显得很干净。
  那时苏秦总是笑,笑着跟每一个认识的人打招呼,似乎阳光很好。
  黎舒每次和苏秦打招呼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可以闻到太阳的味道,那种些微有些燥热的味道,杂合着空气中的淡淡青草味道混入鼻息,似乎可以沉醉一个人。
  
  班上排音乐剧,黎舒去唱歌。排练的时候不知是别人偷懒还是怎样,活动室里突然就只剩他们两个人。她有些惶恐和不安,却不知道这些感觉究竟从何而来。
  苏秦却自顾自地弹唱了起来。
  她是第一次听到苏秦唱歌,以前他从来都是默默地弹着吉他并不说话的。
  他的声音稍微有些低哑,却似朦朦胧胧敲击她的心鼓一般,一下下击中在心脉上。脸红、心跳,那时将他的声音描绘成性感的低沉嗓音。
  他唱得是《我的美人》。老狼的一首老歌,“美人呀美得让人爱,不知你从哪里来。你为我而存在,我请你不要离开。美人呀美得让人爱,是梦儿吧你送来。你为我们而存在,别把我的心伤害。”最后他唱,“最好把握住现在,问你明白不明白。”
  然后霍霍然整个人站在她的面前,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的视线,让她觉得压迫。不知道为什么就低下了头,然后听到头顶上他的声音沉闷,“你懂了吗?”
  “啊?”黎舒疑惑,什么懂了吗?
  看着她不解的眼神,苏秦有一丝叹气,然后伸手抬起黎舒的下巴吻了上去。
  轻轻地一下,蜻蜓点水一般。然后迅速地离开,静静地看着她。眼角里都是微笑,“这回,懂了吗?”
  黎舒腾的一下便红了脸颊。酥酥麻麻的触感从嘴唇上散开,然后整个人呆在那里。两只耳朵里还充斥着嗡嗡的声音,连眼前也有些眩晕。可是对面的苏秦还那样笑着,她又想到了太阳。很温暖,真的很温暖。活动室的窗户折射进来春日下午的大太阳在她的身上,整个人都暖洋洋的。有些稚嫩地点了点头,然后便不知道再说什么。
  她扭头便走,似乎想逃离这种尴尬。
  苏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黎舒,我喜欢你!”
  最最直白的宣告!
  
  小妖隔着轻纱,看着对面的美人泫然而泣。渐渐地,美人整个人靠在了沙发上,脸上似乎浮上了一丝笑容。那种沉浸在往事中无可自拔的笑容。
  黎舒慢慢回忆着,那种幸福的感觉似乎又一次涌上。
  她时常坐在苏秦单车的后座上,用双手环着他的腰。苏秦骑车很平稳,让她有一种心安的感觉。可他有时也会故意摇晃几下,吓吓她,好让她环着他的双臂更加紧些。那种相拥,是从心底里泛滥着的幸福,几乎吞噬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他时常给她唱歌,唱他自己写的那些歌曲。唱得是他们之间的爱恋,唱得是他们年少的时光,唱得是两颗心渐渐靠近,激烈地撞出许多火花。
  她本来以为就可以这样一辈子,一直这样下去,永远地沉浸在那些花香鸟语中,不要醒来。她将手交付在他的手里,以为可以这样牵着彼此的手一辈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是梦总有醒的一天。她的也不例外。
  毕业后家里要送她出国读研,她却一直惦念苏秦,并没有答应。最后家里下了最后通牒,她一气之下搬出去和苏秦同住。
  苏秦找工作并不顺利,并没有稳定的工作。为了不要黎舒跟着自己吃苦,他每天晚上都在各个酒吧歌厅里驻唱。他只有微薄的收入,生活过的艰苦,她却仍觉得快乐。可是眼见着苏秦却一日日消沉下去。
  他日日奔走于声色犬马的场所,见惯的只是金钱利益,似乎连自己心底里的那些单纯的美好的感情都快要磨平,变得黯淡。倒不是不相信爱情,如他和黎舒间,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只是觉得现实的生活,快要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黎舒终于也觉察出他的改变,却不敢说什么。
  苏秦还是走了,后来他留了一封信走了,去可可西里,去加入到保护藏羚羊的志愿者队伍里。他说离开并不是不爱,离开并不是选择放弃,只是他需要换个环境了,换一个可以让自己完全高尚着的,不必面对灯红酒绿红男绿女的都市霓虹的地方去生活。他说,等他的身心得到完全进化后,他会回来的——回来娶她。
  多么不切实际的允诺,黎舒看着那信却只有这个想法。似乎是被抛弃了,却又完全不自知。到底还是将信老老实实收好了,收拾行李回家。彼时知道了,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是靠理想就能达到的,总也逃不过世俗纷扰,逃不过金钱利益,却仍是不死心,不愿意放弃。
  出国留学后,她仍不时跟国内的朋友们打听苏秦的消息。却是有一日,有一个朋友告诉她听说苏秦在跟那些偷猎者在冲突中受了很重的伤。有一颗子弹穿胸而过,生死未卜。
  她如同失了心一般立时奔去定机票回国。不理会父母的责怪,不理会朋友的劝解,只身去了一趟可可西里。
  却是从此之后失了他的消息,任何消息。
  遇到认识他的人都只是在看了看照片后摇摇头,说可惜了。
  她整个人瘫倒在那里,干燥的西北大漠的风吹得脸颊生疼,想想才知道是有泪流下来,被吹干了皴裂了皮肤。不知道在那里流下了多少泪,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可是,只有那些凄厉的风的声音,她再也听不到他的消息了。风沙席卷时,闭上眼,似乎他就在旁边。可是再一睁开,只有漫天的黄沙,什么都没有,没有他。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5, 共 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