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7期
 以神为名/青青[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5-28 14:31:1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37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那个女孩总是安静的坐在位置上,她的眼神静默的凝睇着讲台前老师写下的潦草板书,一切发生的那么顺其自然,这是学校,一个名气不高,但总算过的去的大学,那是个安分守己的学生,没有偷偷看漫画,也没有无聊的走神。
  可是不对劲,哪里不对劲?他说不上来,有一股强烈的欲望困扰着他,促使他不由自主的走近她……
  “请问……你是医学系的狄青吗?”他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的?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见过她啊。
  那女孩原本是托着香腮,出神的眺望着窗外那郁树葱葱的风景,这时转过头来,用她那双清冷的眼眸平静的望着他。可是,他却觉得她的眼似乎穿过了他的头顶,冷冷的朝他的身后望去。
  “听说你是个灵感少女,你能看见那种东西是吗?”真是奇怪,他根本就不信‘好兄弟’这种迷信的玩意,难道是纯粹的搭讪吗?
  她蓦然起身,黑色的长发垂落在挪开椅子的白皙手臂上,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老实说,他并不喜欢这种阴沉的女人,可是为什么要追上前,埋怨的问道:“你对人都是这么爱理不理的吗?”
  “别再跟来了,我帮不了你什么。”她开口,声音倒是悦耳清脆,可是那话的意思他一点也不明白。
  “你是什么意思?”
  她望了他一眼,淡淡的勾起唇角,好像在恶劣的嘲讽什么似的。“我不是在跟你说话,我的话是说给你后面那个东西听的。”
  他心里不禁咯噔了一声,慌张的往后面瞅去,可是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反而更令人心惊。后来他特地让医学系的老同学帮忙查了她的资料——狄青,一个传说住在鬼屋里的灵异少女,几乎不与人接触来往,十足的孤僻。

  一条蜿蜒的阡陌小道曲折的延伸着,林立在两旁的是茂密云集的树木,酝酿成了遮天蔽日的阴凉。
  林子的尽头是一幢古老的大房子,孤独而沉默,久久的矗立在这荒芜的郊外。年代越久远的东西,越容易招来隐藏在异度空间居民的喜爱。有时候,它们的年岁甚至比那古老的房子还要古老,久到有时候连它们自己都记不太清楚那漫漫的生命的起源……
  “春花秋月,良辰美景,不如召唤两只夜莺来唱唱歌吧。”一个华服披身、黑色的高帽冠顶的俊美男子手握一个金酒杯,侧卧在凉椅上,两旁侍妾轻摇羽扇。
  “召召召,召你的头,不许你在我家里用妖法。”厅内一个长发女孩席地而坐,伏在桌几前咬笔头,听到外头那只妖怪的闲言闲语,插口道。
  “殿下何不把那云山的孔雀也叫来,跳舞给我们看?”其中一个美丽的侍妾兴奋的建议。
  “啊,蕙枝的提议真不错。”
  “殿下殿下,也把我们灵脉山那吹笙的艺妓唤来啊,好风雅的事。”另外一个侍妾也不甘冷落,连忙说道。
  这群目中无人的妖怪!霸占了她的房子不说,还把这里搞的乌烟瘴气,跟个鬼屋似的,弄得这里几乎没有人敢登门拜访了。自从十年前爸爸死后,留下这座房子给她,这些妖怪就开始在这个家里长住了。
  御殿下寂寥的望着天上那轮皎洁的明月,接着将狐媚的眼瞥向厅内那个小小的身影。“你一个晚上都在捣鼓什么呢?”身为妻子的她,陪丈夫赏月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吧,而她,竟然将他晾在一边,真叫他无限的哀怨啊。
  “还说呢,都是你,吃饭也那么挑食。哪里的白米饭不都是白米饭吗,还非要吃凤凰池那家出产的白米,那一斤要好十几呢。喝下午茶你就喝呗,干嘛还非喝名贵铁观音?我半工半读,写些不入流小说,挣的钱哪里够你吃?”妖怪没有金钱意识的吧,所以他才会白吃白住那么多年从来不觉得羞愧吧,绝对不是因为他皮厚故意忽略掉这个问题吧。她将写好的告示折起来,放进书包,叹气道,“我们家没什么钱了,最近生活过的很拮据,所以我打算把房子租几间出去,反正我们也住不了这么大的房子。”
  “你说什么?”御殿下大吃一惊,从凉椅上坐起,用那种见鬼的怪异神情望着狄青,“你要把这房子租出去?”
  “对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我会给你留个上好的房间,不会因为租客太多而亏待你的……”
  “哈哈哈哈……”她宽慰的话语说到一半就被那主仆三人的轰然大笑声给拦腰切断,“蕙枝小碧,你们听见了没有,这个女人居然想把这个鬼屋给租出去。哈哈哈哈……”
  有必要笑到眼泪都飘出来吗?她翻了翻白眼。“你有什么意见吗?”
  “笨女人,你这个可是远近闻名的鬼屋啊,小朋友都不敢来试胆,你想租给谁啊?”唉,他怎么会跟这么傻的女人定亲呢?
  “也许是租给妖怪吧。”
  “啊,肯定只有妖怪才会来这种屋子。”蕙枝和小碧跟在御殿下后面小声说道。
  “你们这群家伙,左一声鬼屋,右一声鬼屋,也不想想这房子本身还是很不错的。无论从构造、环境,还是……等等,我还是再添上‘妖怪勿扰’好了。”她翻出那张告示,写上四个大字,然后用红笔做了个重点号,才满意的笑了笑。
  她这么做,不是在欲盖弥彰吗?真的会有人敢来吗?

  “你好,请问这里是不是要出租?”他问道,虽然对眼前这两个穿着古装,拿着扫把,看上去美丽动人的女子心有疑虑。
  蕙枝和小碧惊讶的对视了一眼,说道:“是的,请进吧。我们马上去通知公主。”
  他抬头环顾着这幽雅僻静的古宅,幽然升起安详崇敬之情。它以深邃的目光俯瞰这人间究竟有多长时间了,才能颐养成这般威严的姿态啊?
  在报纸上看到这座房子的出租启示,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没有什么兴趣,却身不由己的驱车前来,这种怪异的感觉跟那天遇见那个叫狄青的女孩一模一样,像块磁铁将他深深的吸引住。
  可是在第一眼见到了这么美丽的房子之后,他就决定租下来了。毕竟他也需要安静的环境来完成他的毕业论文,而他已经厌倦了那个家无休止的争吵。
  爷爷留下来的庞大遗产,可是最重要的继承人成哥哥却在这个时候失去了踪影,大家都怀疑……
  “是你?”耳熟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回头,诧异的看见那个阴沉的女孩正用一张吃惊错愕的神情望着他。
  她那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张大的嘴巴几乎可以吞下一颗鸭蛋,他不禁想笑,看来她对他的印象也不是很好啊。
  她明明就在那上面重点标出了‘妖怪勿扰’,为什么这些妖怪从来都不听别人讲话的,这样视若无睹?狐狸这样,那个男人后面那只庞然大物也这样。
  “你想租房?”
  “是的。”
  “我不租。”斩钉截铁的回答。
  “呃,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的房子。”倨傲的双手环胸,狠狠的瞪着那个人。
  原来她也有这么任性的一面吗?他微微一笑。“告示是你写的吧?你明明想要出租房子,却又不想租给我,你不会是故意针对我吧?”
  “呃……”她是针对他身后的那只妖怪。
  “我愿意出三倍的租金,你意下如何?”看她那一脸的穷酸样诶……
  “……成交!”
  她的生活真的是太太太拮据了……
  高高坐在屋檐上那只幻化成俊美男子的狐狸轻笑着摇头。那个家伙啊,不就是想要钱吗,他可以变出很多钱来啊,很多很多……

  “我前世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家,爹爹务农,娘亲在家照顾孩子,兄弟姐妹共十人,那年遭了天灾,蝗虫把谷物都吃掉了,家里没有办法,只好把我卖给一个路过的商人。我怨恨把幼小的我变卖给黑心商人的父母,怨恨待我极差的主人,投河自尽……”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女孩擦着眼泪哀切的说道。
  跟随在御殿下身旁,常年侍候他的小碧吹熄了一根蜡烛,说道:“轮到我讲了,我是雪山上一只银狐,可是却爱上了一个人间的男子……我化做女子,嫁给了他,原以为可以白头偕老,可是最后……他金榜题名,娶了皇帝的女儿,想暗中派人把我杀了……我一怒之下,变回原形,作祟让他们都上吊而死……”
  真是字字血泪史啊,听的一旁的妖怪们都不禁潸然泪下。“人类果然是忘恩负义的家伙。”
  “到你了,俊小哥。”蕙枝娇笑着,推了推一旁呆坐的年轻男子。
  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印象好模糊啊……
  只是隐约的记得,他在幽暗的小路上慌张的奔跑,迷失了方向,无法找到回家的路,突然有道亮光吸引了他,他朝着那亮光追去,看见一个美丽的女子正提着一盏灯笼慢慢的前行,他跟了上去,接着就来到了这幢房子里。
  这是哪里,不仅里面的人都穿的稀奇古怪的,连周遭的摆设都古色古香,阴郁中透着一股的怪异。“我……我叫君成。我是一个庞大家族的继承人,我的爷爷把他所有的遗产都留给了我……可是叔叔婶婶们都不乐意,约我晚上见面,可是,可是……”可是后来怎样了,他竟然全都不记得了……头好痛,为什么他把事情都忘记了……
  “真可怜,你一定是连自己已经死了都不知道吧?”蕙枝叹息着,将那个蜷缩着痛苦的抱住头的男子搂入怀抱。
  “我死了?”他讶然抬眸,止不住眼底一片茫然,怔怔的望着蕙枝姣好的玉靥。
  他原来已经死了?
  明明正值壮年,该是还有那长久的年岁要度过,为什么他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他不要啊——
  怎么这群妖怪从“我的成长故事”讲着讲着就变成了追悼会了?难得不必卖命写稿的狄青坐在御殿下的身旁,困惑的望着里面正在默哀的几只妖怪。
  “御殿下?”
  “嗯?”
  “人的寿命真的很短哪。”所以他们之间的婚事就这么算了吧。
  “嗯。”打定主意当作没听到,他轻轻哼了声。再短又如何,他就是想要她陪在他的身边,即使时间只剩下那短促的一秒……他也绝对不会放手。
  “那个,我不耻下问一下,你今年贵庚了?”如果娶了她,一定是老牛吃嫩草吧。她要嫁给一个老头子吗?
  “本殿下永远都是十八的妙龄。”傲然将眼神撇开,不去看她翻白眼的神情,他举目眺望着天上繁华似锦的仙境,从那一片黑幕的天空,他却可以看的更远更深更美。
  说来,他究竟多少岁了?
  漫长的岁月更迭,年龄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只知道他已经修炼了很久很久,早就可以成仙,飞入那大空的世界,却因为那漫无边际的求真之路而迷惘倦怠,徘徊在永无尽头的生命循环中,直到跟狄临订下了那个婚姻契约……

  “爸爸怎么可以那么偏心?我们都是他的儿子,为什么他要把遗产都留给大哥的孩子?”
  “大哥早死,爸爸就特别关照君成,这我们可以理解,可是要把所有的钱都给君成就太过分了吧?”
  “二哥,绝对不能让君成拿到爸爸所有的钱……”
  “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君成死吧?毕竟他是大哥的儿子。”
  “爸爸这么做是要把我们逼上绝路,他明知道我在外面欠了那么债。二哥,这次无论如何你要帮我啊。”
  “明天我们就把君成约出来……”
  睡梦中,他不停的听到有人在争吵着,是老爸和三叔的声音。又是为了遗产?自从爷爷死后,这个家就乱成一团了,老爸没有主见,遇到事情总是优柔寡断,而三叔不学无术,跟一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所以爷爷才会对他们那么失望吧。
  如果殷家落到老爸跟三叔的手里,一定很快就衰败掉了吧。
  可是堂哥到底去了哪里?
  “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君成杀了吧。只要他一死,那些遗产就都是我们的了。”
  “可是……他到底还是我们的侄子啊……”
  “二哥,你在外面养女人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那女人怀了你的孩子,要你拿出五百万,你手头又那么紧,该不会是想声败名裂吧?”
  “永继你……”
  够了够了,他真是受够了!老爸和三叔到底在想些什么?都统统闭嘴吧,他们……他们应该都是一家人才对啊。
  不要再吵了……等等,错了,现在他应该是在那个狄府啊,怎么会听到老爸和三叔的对话?他猛地睁开眼睛,就叫眼前的东西惊的倒抽一口冷气,他大喝一声,反射性的挥拳揍了过去。
  “喂,你干嘛?”利落的躲开他不长眼的拳头,狄青皱着眉头问道。
  “你,你?你干嘛三更半夜偷偷摸摸跑到别人房里?”他喘息声,脑中还因为梦境中的事情而无比的混乱。
  “你一整个晚上神神叨叨的,影响到我休息拉。那,别说我们家房子差,我可以用人头担保,我家的隔音效果是绝对的好,可是你实在吼的太大声了。看你斯斯文文的,原来你睡品这么差哈。”
  他吃惊的望着她,见她说的那么信誓旦旦,不像在骗他……难道他真的一直在说梦话?可是那个梦又异常的清楚。该不会老爸真的能下得了狠心,把君成给……

  在秋天这慢慢开始衰败的季节,林子中的生物也遵循着生命的自然规律慢慢沉寂。此刻的狄府也像进入了缓慢的睡眠,安静的俯倒。
  “君成在那夜就宣告失踪了,也许,真的是老爸跟三叔把他杀了……”他凝睇着茶杯中漂浮的茶梗,低声说道,“三叔生意失败,欠了高利贷一大笔钱,老爸被情妇勒索,这个家真的要败了吗?”
  “我只是一介女流,普通的女学生,很抱歉,我没办法帮你。”坐在他的对面,狄青面色凝重的说道。只是这句话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对他身后那个妖怪说的。
  那巨大的绿色妖怪,有着与身材比例极为不协调的大脑袋,以跪坐的姿势,凝睇着她。“那个家已经快到尽头了,贪婪的欲念招来了那些不好的东西,占据在房子里,霸占了我们守护神的位置,如果再不除去这些妖怪的话,我们会一个一个的离开那个房子。到时候他们就会家破人亡。”
  “我很抱歉听到这么不幸的预言,不过月有阴晴圆缺,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所以请节哀。”她朝那庞然大物鞠了个躬,然后默默的捧起茶来。
  “你在说什么啊?我本来就没指望你能帮我什么。”明知道她说的是实话,可是他听了还是会有点不舒服,“我只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而已……也许我应该去找老爸问个清楚。”他站了起来,那杯茶飘着淡淡的香气,是用来招待贵客时候才泡制的名茶,只是他一口也没有碰,全神贯注着家族的纠纷。
  待他走后,整个世界霍然清净许多。狄青躺在地板上,仰望着花色缭乱的天花板,那只臭狐狸正坐着巨大的吊灯上,以睥睨的眼神俯瞰她。“御殿下,你说,我应不应该告诉他,其实他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
  “如果他一直没有发现这点,那么那个灵魂就会一直四处飘荡吧。”御殿下低醇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这种感觉真恶劣啊……”她苦恼的翻过身,将小脸深埋在双臂之间,闷声说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总算明白了。”原来三倍的房租还包括她帮他们兄弟排解纠纷的那笔调制解调费啊,真是奸诈无比的商人本色。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19, 共 1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