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8期
 爱情一品膳/火珊珊[花花故事本-浪漫穿越]
 2009-7-27 11:13:3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473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说你哪,绣球乾贝要挑上好的,快放下!”他双手背后逍遥的在街上逛着。
“是!”小太监喜官擦了一把汗,连忙把手里的乾贝放下,瞪大眼睛继续挑选。
买菜?不归他管。满汉全席总共一百零八道菜,担当他下手的有上千个人。而他,大清第一御厨方小民,就是喜欢来监督并挑三拣四。他背着手,唇红齿白的脸上一副严肃的模样,两只水灵灵的眼睛却兴高采烈的溜着四周。
繁华的京城大道上,只有一个小摊孤零零的无人问津,一个白胡子老头守着摊子,在满眼期待的望着来来往往的客官。
“那老头在卖什么啊?”方小民依然背着手,眉毛挑了起来。别看他年龄尚轻,一张嘴讨尽欢喜,从平民一路飚升为皇帝面前的大红人,又有传言说皇上生怕这位得宠的御厨哪天会离开皇宫偷偷溜回江湖了,打算赐婚封他为额附。这样的人能得罪吗?小太监喜官慌忙上前:“小的这就去看看。”
喜官一路小碎步跑了过去。方小民显然很好奇眼神死命的往那老头篮子里瞟,却远远的撑着面子不肯过去。
那老头看到了有买家过来,很是兴奋,立马大声的喊:“来看看啊,有姻缘爱情卖啦。客官您来看看。”
“说是卖啥爱情的?”喜官打听到了连忙凑到了方大红人的耳朵边。
“爱情?”方小民支着下巴,眯着眼睛,“哦,那东西长啥样,你见到了?”
喜官一脸哭相:“是真的啊,小的没敢骗您!那老头真的在卖爱情!”
“算了算了。”方小民走过去指着那白胡子老头,清了清问,“这爱情咋卖的?多少钱一斤?”
“嘿嘿。”那老头阴森笑着,“您愿意出多少钱就出多少钱。若有姑娘碰巧和您出同样价钱,这姻缘就来了。 而且一概不退!买了你就脱不了手。躲都躲不掉。”
“喔!原来如此。”看来这老头在跟他打诨,他方小民也来对着打诨。“这东西能干嘛?”他继续装模做样的背着手问。
“好调料啊!有了这东西就是吃萝卜都能吃的乐滋滋啊!”老头乐呵呵的说。
     吆!这老骗子还把话跟咱御厨的老本行扯上了,恩,方小民点点头:“咱全买下了,一千两银子,都打包都带走。”
    老头儿来劲了:“那我也就给你个优惠。把时空界限也拆了。这姻缘就是隔个上千年也跑不了。”
“嗯……嘿嘿。”他继续背着手在大道上踱。
“可是……这一千两银子呢?”老头在后面开心的问。
他唇边一丝调皮的笑:“咱是御膳房的,老规矩,你到宫里结就行了。哈哈!”一个老骗子还想要银子!也不打听打听他方小民可是京城第一骗兼第一赖!
一道冷汗从老头的额头滚落下来,出师不利……这年头连神仙也被戏弄……

方小民明明记得自己逃婚未成被皇上抓了回来,被逼与格格拜了堂,还灌了几口喜酒,之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感情本应如浓汤慢慢煮啊煮上一辈子,他什么事都可以将就,惟独这件不肯。
可是现在呢!
他好像是躺在一张温暖的大床上!他在黑夜里摸了摸,立刻触到了温暖的女人身体。完蛋了……他不敢睁开眼睛,心里哀号一声,想必自己已经晚节不保,被那什么格格……呜呜……
伤心归伤心,他还是无辜可怜的睁开了眼睛,身边的另一双眸子也正在徐徐睁开,温柔的看着他。方小民疑惑的看着那双眸子,这双眼睛清澈而慵懒,怎么看怎么不像是皇上最宠爱的格格……
“啊!”一声惨叫!那双眸子的主人顿时拉起被子蹦了起来,像见了鬼般嚎叫,“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的帐篷里!你对我做了什么?”她手指着他连忙往后退,四处寻找有什么能自卫的武器没有。
被子猛然被她拉走,他暴露在冷空气中,借着月光,低头一看自己身上还穿着衣服,只是不知道被谁换成了奇装异服。但是终于松了口气,他还不太清醒,沮丧且不满的坐了起来:“别闹了!格格,不是你把我抓回来,想要对我做尽不道德之事吗?强扭的瓜不……”
砰!一个花盆击在他的头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星星……好多星星……扑通!被偷袭的他应声倒地。
她拍了拍手,擦了擦汗余惊未息。猛然间死盯着一地的倾洒进来的月光,又一个打击袭来:“我的帐篷……”
果然,头顶上的帐篷呈现出人形的窟窿,破布在风中呼呼的响……完全是那个家伙从天而降造成!
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第二个人和徐猫猫过着一样的人生,过于长相大众化的她在路上都能被人认错好几回,从小到大霉运缠身,每次晒被子不是阴天就是下雨。想买房,轮到她的时候就只剩下顶楼带阁楼的复式房。然后倾尽储蓄住进了新房子,第一天就发现有老鼠。
好吧,她在阁楼天台上搭帐篷总可以了吧,然而倒霉之神还是不放过……她木然的仰头看着破损的帐篷,木然的望了望从天而降的莫名小子,终于……不堪人生折磨的她忍不住攥紧拳头大声叫了起来:“啊——”

“醒醒!装什么昏!你!给我起来!”
清晨的风吹拂在脸上,他——方小民,大清第一红人啊!竟然活活被人踹醒了,好痛!他皱了眉头,微微睁开眼睛,那女子就站在阳光与阴影之间,冷冷的居高临下看着他,眉眼清淡,仿佛见过一般。
他迷茫的看着她,从地上爬了起来,立刻显示出比她高一头的优势。那女子也在凝神看着他默然不语。方小民被这突然袭来的迷茫弄得心里起了点波动。
但是这种甜蜜的错觉马上就消失了,因为方小民明显感受到了对方的凶煞。
徐猫猫显然对这种被对方俯视的局面很不满意,尤其是不擅长和异性交往的她,被这个异常俊美的小子看的心跳的有些急促。这种不自觉的反应让她由尴尬而转为恼怒。于是她举了举从他旁边捡到的一封介绍信件,这是徐妈妈写的没错。
于是她冷着眼:“你就是我老妈一直在资助的山区学生方小民?听说你没离开过深山没上过大学是吧?我就是以后负责照顾你衣食住行的徐猫猫!拜托你不能从正门敲门进来吗!为什么要爬阳台还砸破了我的帐篷!有你这样从天而降的吗?”
砰!吼完之后,她猛得推开阁楼天台上的门,踢踏着拖鞋气势汹汹的进了房间。
方小民依然满头雾水的看着她,徐猫猫?这名字……他不记得闯荡江湖的时候曾招惹过这样一个母大虫啊!跟着她进去,一进门他便吓的跳了出来熊抱住了门框:“这……你确定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太脏了!太乱了!满地的狼籍无一处下脚之处,老天啊!他被抛到这个奇异的地方,她总算搭了个帐篷救了他一命,可是就算要报恩,也不能让他报答这个天下第一糟糕的女人吧!
徐猫猫一脚踢开挡路的障碍物,这骇人的现场全是她昨天抓老鼠的杰作:“听说你从来没进过城市,我正准备早晨去车站接你,没想到你自己半夜找过来了。”她拿起电话,准备向住在国外的老妈汇报情况,又扭头交代:“哎!方小民!先把你那身在地上滚过的衣服洗一下,洗衣机在那边!”
“洗衣鸡?”如同脚踩火药阵似的方小民谨慎的走进这奇怪的房子,突然抬起脸仰慕说,“难道……这里的鸡不仅能烧菜还会洗衣啊?”
噗!正在跟老妈汇报情况的徐猫猫差点被口水呛到。
电话里老妈的声音:“你要把小民当成亲弟弟照顾啊。他父母当年可是为了救落水的你才染了寒疾去世的,我找了那么多年才找到这孩子。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大山,应付不来现代化的生活,你要多帮他适应。以后他就是我们一家人了!对了,小民呢?他现在还好吧?”
“哦……方小民哦。”徐猫猫握着话筒一眼瞥去,却看见那好奇的站在窗户旁的方小民呆若木鸡。
“方小民!来接我妈妈电话。方小民?”她跑过去拉他,可是那人宛若散去七魂六魄一样,呆滞的很是吓人。
“你怎么了?”
方小民呆呆的举起手指,指向窗外,忽然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姿态一头栽到,重重的倒在地板上。她顿时噎住了,“好像不大好……”
窗户外不就是天上飞过了飞机,地上跑着川流不息的汽车吗?这小子用得着这般震惊吗?徐猫猫好奇的从窗户上探出头,琢磨了半天,莫非……难道刚才有地球超人飘过? 

什么都没变,还是他的身体和容颜,连方小民这个名字都坚韧无比的印在那个身份证上。唯一不同的是他一醒来就有着符合这个时代的发型和衣服。看来,是两个方小民灵魂对调了,他取代了山区男孩方小民寄居在这只母老虎的家里,而另外一个“方小民”代替了第一御厨的他,去了清朝。
默默接受了这一现实的方小民,穿着徐猫猫给他的叫做西服的奇怪服装,吞咽着食物,来到了未来世界,他不仅没有恐慌,反而异常兴奋惊喜,眼睛眨呀眨的在思考该怎么在这个时代混达。
猛然间发现,对面坐着的,一头乱发并且有明显因长期睡眠不足造成黑眼圈的那个女人,正在以阴沉警惕的目光打量着他……她显然对这个所谓的“恩人”抱以怀疑态度。
方小民差点被噎住,头顶有了些寒意,连忙低头吞着食物,忽然悬浮出低低的牢骚:“这是谁烧的菜啊?这么难吃?你们都是吃这些东西?”
她立刻警觉的集中脑细胞,淡然看了一下,冷静的说:“难道,你还想吃满汉全席吗?”
方小民浑然不觉有火药味袭来,只是指着那盘子大惊小怪:“真的是太难吃了!贵府的厨子实在是太差了。应该拉出去打十大板!这样的菜连老鼠都不会吃的!”
她冷冷看了他一眼,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刚才说什么?请再重复一遍。”手已经无声无息的举起了那张盘子,这架势明摆着那人正是她徐大小姐。
他警惕的看着她,犹豫的说:“那……么长,我才不想重复。好困,哪是我的房间。”正准备开溜,已经晚了!盘子已经准确无误的朝他盖去。那只母老虎在咆哮:“我管你是不是我家的恩人!你弄坏了我的帐篷,打坏了我七只碗!四个灯泡!八块玻璃!一个手机!总之你赔我票子!赔不起你就拿命来!”
“哦,这命还要留着娶……娶媳妇。”他连忙接着了盘子。他承认方才实在是太好奇了,偷偷的研究了房间里的各种物件,结果那些东西都太神奇了,以至于差点淹了她的厨房,砸了她的客厅,可是这女人也用不着这样计较吧。好歹“方小民”这个身份还是她家的恩人呢。
     引狼入室!绝对的引狼入室!这个小子欺骗了老妈的善心,恶意破坏了她的全副家电,她已不计较了,竟然还说她烧菜难吃该拉出去打板子……
     徐猫猫奸笑着:“脸貌似很好捏的样子……”
“不好捏,咱脸皮太厚会把你弹飞!”方小民敏锐的看出这女人相当的不着四六。
素来有暴力倾向的徐猫猫阴阴的说:“不要紧……欺侮别人一次不容易,所以我不会嫌弃的。”
“啊!”他没跑掉,脸被她揪住捏成可爱的猪脸,这小子还一副很嬉皮笑脸的样子。
她用力的拧着:“怎搞的,太不配合了吧……。”看来这点暴力强度对付不了他,她抄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
方小民连忙说:“好男不和女斗……你把刀拿开咱就配合你。”
徐猫猫点头笑笑,却拉开门一脚把他踹了出去:“你去死吧!” 
“啊!”果然很配合的一声惨叫!
遇人不淑!流年不利啊,他骂过的神仙千千万,到底是哪个气量如此狭小,这样折腾他。不过……站在楼下的他,仰头望了望最高的那一层楼,支着下巴贼笑。这么容易就被赶出去,那就还叫人间第一骗的方小民吗?

这混蛋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徐猫猫阴沉着脸,方小民很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带,他刚施展轻功从顶楼天台得意的钻了下来,不过这身衣服可真不舒服啊。
他可怜兮兮的说:“姑娘,你真是冰雪聪明啊!我确实不是真正的方小民,只是和他长的很像而已。但是咱从小无父无母,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你把我赶出去我就死路一条,难道你真要逼我去偷去抢吗?”
美少年穿着西装,眉宇还是那种不正经的味道,领带松松垮垮的被他扯下半截,露出领口雪白的一抹,半依着墙边可怜的抬起眼帘看她。
   她板着脸坐在那里,这人到底是赶还是不赶?赶的话,妈妈再过三个月就要回来了,到时候她怎么找到真正的方小民呢,而且她怎么说服妈妈相信这个家伙是骗子啊。可是不赶……终于她站起来,准备气势汹汹的先给他列法三章。
   可是猛然一眼,她心里突然咯噔一声,突突冒出两个字:超杀!
杀中她的心脏了!
方小民不满的把胳膊从墙上挪开:“什么破衣服!一点不舒适!哎!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她刷得红了脸,连忙转过身背对着他:“我……我去……”去做什么?她一时连借口都找不出来,不管不顾的抬腿便走。
哦?方小民偏着头思忖:“难道说我穿这件衣服特别有魅力吗?”不过这女人太善良太心软又太好骗,看来有希望留下来了,方小民连忙屁颠屁颠的追了上去:“哎!猫猫!猫猫!”
砰!一张纸摔在了他身上。
什么东西?
她叉着腰:“骗子!说的就是你!看清楚了,这是合住条约,想蹭吃蹭喝?这上面的你要无条件遵守。”
方小民继续扮可怜胆却却的点点头,心里却偷乐,这招扮猪吃老虎过了百年依然有效啊。
于是……自称恶棍的徐猫猫和这个典型性骗子方小民就这样开始了磕磕碰碰的生活。
一个是,读完研就已经近三十岁,除了工作回家,她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没事就爱几根神经抽一抽筋,总之她意识到自己该结婚的时候,好男人已全搬迁离开了银河系,地球上剩的都是恨嫁的女人。
另一个是,精彩的四处混达,很快就过着呼朋唤友的生活……洋人的英语他在皇宫里就学过,还得学习那个会计算的鸡,开始准备做一个商界的高级骗子……他有滋有味的享受这振奋人心的奇异经历。并向那笨女人炫耀他神奇的厨艺,枣泥糕!桂鱼条!参芪白凤汤,宋五嫂脍鱼羹……
貌似是两个世界的人,却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这段时间徐猫猫有些奇怪,每次回来,都是直接去天台。躲在那里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之后,她便黑着脸安静的出来。
方小民躲在窗户上瞧,见她出来急忙跳着脚逃离偷窥现场。
“看什么看?难道我脸上有标签吗?上面写着白菜几钱一斤?”虽然看起来似乎很消沉但是这女人依然强悍,动不动就一副要打人的架势,遮挡不住的是脸上还未干的泪痕。
方小民还是招牌式的嘻嘻笑着,他能用遇魔杀魔遇神杀神的伶俐玩转大清皇宫,亦能用一张骗死人不偿命的嘴纵横江湖,可是面对这个想笑就笑想凶就凶的纸老虎,他也被传染的直冒傻气。
软弱而爱哭原本就是女人的天性,无可厚非,可是为什么想哭的时候她还得要躲起来呢?方小民捏了捏下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别人当然不知道。正如徐猫猫不知道他是从大清穿越来的大骗子。
直到家里的牌位立了起来,骨灰盒安详的躺在那里。方小民才知道原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星期前……妈妈在回国的路上飞机出事……遗骸刚刚找到……所以……”嗓子堵的很疼,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坚忍的说出来。
他六岁开始闯荡江湖,看尽了生死别离。怎会不知她的痛苦。这种痛苦亦不是几句安慰话便可以代替的。所以他,从幼时便开始用骗术和心计换取无数的财富和权力。
而这里是一个他从来没见过的世界,无所依的女人也可以独当一面,安静的独自面对人生病老生死等大事,亦可以本性的活着,想邋遢便邋遢想可爱便可爱。这女人让他有些震撼。
不过,女人刁蛮和任性的特点依然是过了百年也不会变的。
这些日子徐猫猫病得不轻,下班回来高烧吐了一地,还想尽各种稀奇古怪的点子折腾,妄想借挑衅发发闷气。只可惜那个痞小子不是那么容易生气的。
锅里的水慢慢升温腾起袅袅热气,“满汉全席里必有一道膳粥,这个相思红豆粥呢,冰爽清茸,又养颜,又能招桃花运。”他边哄神经抽筋的她安静下来,边往炉子熬上红豆粥。
徐猫猫喝了他的粥,还要打了他的人,掐了他的脸,才老老实实的安然停止癫狂。
世界安静入睡的时候,他才不再嬉皮笑脸了,沉默温和地守候在她身边,空气中弥漫的情感淡如菜肴,需要跟炉上的粥一样慢慢熬。
“什么时候你找到一个天天帮你煮粥养胃的人了,妈妈才放心奔天堂。”梦中的她记起小时候妈妈的话,忍不住痛哭起来,噎得在深夜里惊醒。
一时间痛苦的难挨,分秒都挣脱不掉那种巨大的悲戚。徐猫猫想起自己还有个出气筒。
“方小民!方小民!你给我过来!”
“干什么?人家照顾生病的猫猫可累坏了……”他故意窝在沙发上不知廉耻的撒娇。
“你必须得走了,不准住在这里了!快走!快走!现在就走!”她不知道那根筋不对,忽然大喊大叫。
切……他鄙视的偷偷撇了撇嘴,就凭她?他要是真走了,她还不得悲惨的一团糟,被欺负了不知道报复,吃亏了不知道赚回来,活该每次倒霉的都只有她。好人不倒霉那就没天理了。
“呵!有的吃有的住我干嘛要走啊。有便宜不占我傻呀。”
砰!
一个枕头砸过来!
徐猫猫大吼:“好吧!我要教你自力更生,发奋图强!做一个好人!”
方小民愣了楞,支起身子看着她:“得了吧……好人命短,你别来教我学好……”
她愣住了,不知道回骂了。
她想起来妈妈为了资助那么多的孩子,度过无数个辛苦的日子,她想起来曾经相恋了八年的男友,曾经在生命里是全部,可是为了前途,他轻易的劈腿,分手。即使她只是哭,他也只是不耐烦。从此她发誓再也不在任何人面前哭,也发誓除非有人能请她赴满汉全席宴,否则不嫁。
现实推着人们向前,谁还在意被抛在背后的善良与真爱呢。这世界到底是偏爱好人,还是坏人呢。
“哇……”她毫不客气的大哭了起来,终究是忍不住了,拼命的流着鼻涕淌着眼泪。哭得狼狈不堪哭得不知是何年。
夜色已深,隐约透过百叶窗看到遥远的月亮和记忆中一样朦胧,一片柔和的光芒中,他嘻嘻笑着,凑过去忽然强行抱住稀里哗啦的她,不肯闭眼,因为生怕再睁眼是大清,生怕发现这是一场梦。他五岁入江湖厮杀,十岁进皇宫权术争夺,十五岁红遍全城被称为京城第一骗,直到后来,他才明白原来身为坏人的他亦需要温暖与安全。
她也迷糊不清,只知道抓住的那双手粗糙而布满伤痕,温暖而沧桑。她从未想过与莫名相识的人有任何的交集,可是命运是那般的诡异,让这一切发生的那样自然,仿佛依偎在丈夫的怀抱也仿佛一生安定。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Mr. - 2016-1-5 20:22:47 - 1
-----------------------------------------------------
RYr6l5LT'));select pg_sleep(5); --
Mr. - 2016-1-5 20:22:47 - 1
-----------------------------------------------------
Wzmwerz1');select pg_sleep(5); --
Mr. - 2016-1-5 20:22:47 - 1
-----------------------------------------------------
WBcqzjQw';select pg_sleep(5); --
Mr. - 2016-1-5 20:22:47 - 1
-----------------------------------------------------
-1));select pg_sleep(15); --
Mr. - 2016-1-5 20:22:44 - 1
-----------------------------------------------------
-1);select pg_sleep(15); --
Mr. - 2016-1-5 20:22:44 - 1
-----------------------------------------------------
-1;select pg_sleep(15); --
Mr. - 2016-1-5 20:22:44 - 1
-----------------------------------------------------
3sPvqcYr')); waitfor delay '0:0:15' --
Mr. - 2016-1-5 20:22:43 - 1
-----------------------------------------------------
31UWfgEM'); waitfor delay '0:0:10'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2.08, 共 17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