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8期
 鞠·骨董宠物店/针叶[花花故事本-漫画读本]
 2009-7-27 11:20:5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649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第十七回——阳光灿烂的一天
你喜欢骨董吗?你养宠物吗?
欢迎光临鞠·骨董宠物店。
本店地址:雍芜市北轩路1114号。
营业时间:每天9:30AM至8:30PM
联系电话:9696 9966
(1)7:30的勾芒
鲜艳的红唇在水中一翕一合,吞吞吐吐……
7:30的骨董店,一只巨大的方形鱼缸被金眸竖瞳的小美男推到大门与沙发之间。左右目测后,小美男踢了踢鱼缸下的滚轮,让它向大门再靠近一点,以便鱼缸的位置正好在大门与沙发直线距离的四六分点上。
摆放完成,看看钟面,时间还早,小美男转转晶亮的眸子,趴在鱼缸一角欣赏。
不是他要偷偷嘀咕,这些水体生物的外形真是奇特得可以,正面看,美人红唇形状,整体看,像一朵花苞,红色的身体,半透明状态的肉质,最长的一只不超过3厘米。这些唇形的嘴一张一合,吞着水中的浮游物,半透明的身体内能够看到它们绿豆粒大小的胃囊。
如卿姐说这叫“唇母”。
的确像。
这些美丽的唇形生物在水中浮浮沉沉,群群游弋,像一块块划过鱼缸的不规则几何形,非常漂亮。它们是如卿姐近期推出的水生小宠物,据说是为了增加骨董店宠物的多样性。
“唇母,纯粹观赏的水体生物,寿命六七个月,无意识,也是其他生物的食物。”
想起骨董店店主的话,小美男符沙对着水面吹口气,将手伸进鱼缸,一群唇母正好从指缝游过,凉滑的感觉从五指的皮肤传上来,有点痒。
可以吃的……嘻嘻,人类应该不会吃它们吧……这么小,不知道是炒起来好吃还是油炸好吃……嗯,再不然,煮熟了凉拌?嘻嘻……
乱想了一些有的没有的,符沙收回湿答答的手,低头一看,小眉头皱起。
不知什么时候,店内的猫儿围在了鱼缸边,斑斑斓斓的皮毛,排排一圈坐,猫爪子在缸边抓抓抓……
“这不是给你们吃的。”符沙瞪眼。只不过,他的话音一落,清晨的骨董店内立即响起和谐交响曲——
喵喵——喵——喵喵喵……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喵得再好听也没用,不给吃就是不给吃!符沙瞪了原来睡在沙发上现在坐起来的蒙甲一眼:你的尾巴转得也太有节奏感了吧。
为了加强效果,符沙又特别凶狠地扫了一眼鱼缸边的猫儿们,不再理会这些眼馋的家伙,跑进厨房准备早餐。
调巧克力酱,打蛋,配面粉……有条不紊,隔上十几分钟,他不忘竖起耳朵听听厅内的动静。还好,这群猫还算乖。
啪达!啪达!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符沙以为是狞猫姐弟之一,正要回头,一双体温过高的手臂圈上来,怀住他的脖子,一张脸徐徐贴近,亲昵的在光滑的小脸上蹭蹭,蹭蹭。
“你在干什么?”慵懒娇腻的调调。
陌生的声音。符沙扭头,金眸映出一张过于放大的脸。
脸,他很熟啦,可这身体……从身后搂住他的人有一副线条优美的躯体,黑背心,黑短裤,衬得他的皮肤近乎苍白。这家伙头发很长,黑色,眼圈四周是蓝色,像用油彩描绘了两片狭长的树叶,叶尖斜斜飞入鬓角黑发中。通常,这被他称为“片叶掩目纹”。
这家伙是……
“勾芒?”符沙用搅拌勺指着那人的鼻子。
“嗯……”勾芒很得意地点头,黑色的发丝摇了符沙一脸,有几缕差点就飘到巧克力酱盆里。
符沙连忙夹起那些过长的黑色发丝:“喂,把头发辫起来。剪掉最好。”
“这是我的羽毛耶!”勾芒放开搂抱,瞪大眼。
“哦——是吗?”符沙立即找剪刀。等他拿着剪刀找勾芒时,勾芒已经跑到厨房外了。
算你乖。符沙歪歪嘴,继续搅拌他的巧克力酱。
勾芒趴在鱼缸边瞪了一会儿,符沙从厨房探头出来时,他正透过雕花玻璃门看着清晨的北轩街道,嘴里喃喃念着什么。念了几句后,他倏地站直身体,肩头一动,向大门走去。
“勾芒,你去哪儿?”符沙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吃早餐。”
“……”瞪着快走到门边的人,符沙大叫:“站住!站住站住!勾芒,你芒果的给我站住!”
“怎么啦?”手已扶上门柄的家伙转身,妖艳的脸上有一丝不耐。
“没有如卿姐的允许,你不可以去外面乱吃东西!”符沙差点跳起来。人类吃螃蟹要剥壳,这家伙吃东西要削肋骨,他要是放勾芒出去,晕的一定是自己。
紧紧小拳头,他快步冲向勾芒,脑子也不停,紧急调出一切可能阻止勾芒出门的方法:是绑起来还是敲晕……
站在门边的家伙眨眨眼,在符沙冲上来的一刹间转身,侧迈一步,闪开,走回鱼缸边,重新趴在缸沿上。
撞……撞……扇着手臂稳住身形,差点撞上雕花门的符沙恨恨转身:“喂——”
“是哦,我答应了如卿,不能乱吃东西。”勾芒垂下眼,一指一指弹着水面,溅起小小的水花。弹了几下,他用眼角瞥瞥大门,对街上的行人投以恋恋不舍的目光。
饥饿啊……
几缕黑发落在缸里,惊散了一群唇母,只只红唇四射开去。片刻后,它们又聚拢成群,在入水的黑发中穿梭,嬉闹,时不时咬上一口。似乎因为吞不下去,咬住黑发的唇母就这么挂在上面,一串一串,摇摇晃晃,可爱透顶。
哗啦!黑发被一只手提上水面。
抖抖,抖掉大半的唇母,可惜还是有三只异常坚定的家伙,吊在黑发上就是不松口。
片叶掩目纹中,两颗黑色眸珠映着半透明的红色水生物,炯炯有神。
手一抬,三只唇母被勾芒扔进嘴里。
咂咂舌,勾芒嘟嘴:“不好吃。”
那个……生的啦……符沙站在鱼缸边,呆了。
勾芒走到符沙身边,不明白他发什么怔。眨眼,弯腰,伸手在小美男白嫩的脸上捏了一下:“符沙,我要吃早餐。”
“……”
“米寿说我想吃什么可以找你。”
“……是吗,米大人说的啊……”小美男晕晕甜甜喃了几声“米大人”,表情瞬变,立即醒神,“你,你你你,不能出去哟。”
“知道啦!”勾芒没好气地甩甩手,推他进厨房。
进厨房前,符沙回头侧出半个身子,郑重警告:“把你的头发辫起来。要不然,剪掉。”店里已经猫毛狗毛满地飘了,他再掉几把羽毛,嫌他拖地不够累是不是?
“这是我的羽毛!羽毛!”勾芒手圈喇叭,冲厨房大叫。什么头发头发的,他的羽毛耶,怎么可以剪。
(2)11:26的牺尊
“哈——”伸个大字懒腰,一袭渐变长裙的鞠如卿刚送走客人一位。
看看时间,估到这个时间段客人稀少,鞠如卿想了想,快步走到酒台后,由浅绿到墨绿的渐变长裙随着她的走动荡出一波波春色风情。
身影在台后消失了一会儿,等到她站起来的时候,腋下各夹了一瓶酒。普通的葡萄酒瓶形状,看不出特色。
将两瓶酒放在沙发中间的平桌上,水眸轻敛,魅色的骨董店店主双手交握又思考了几秒钟,随后跑到收藏架前,昂头,一格一格向上数。五,六,七……嗯,在第七层上面……
偏头,水眸凝向鱼缸边逗唇母的小美男:“符沙,来帮忙。”
“哎!”小美男两步一跳来到收藏架边。
鞠如卿笑眯眯瞅他:“把第七格的牺尊拿下来。那儿,左边数第五个。”
牺尊?符沙眯眼瞧去,哦,那只暗青色的牛形骨雕。
踢掉鞋,借着架沿一层层跳上去,几秒钟的功夫,牺尊就稳稳当当抱在了符沙怀里。借着就近距离,他就近欣赏一下:牛形就不用说了,不过是一只没有犄角的牛,抱在怀里比篮球还要大一点,牛头微微抬起,眼睛睁得很大,可以说是“瞪盯”前方不知名的一点,牛颈、牛背、牛腿上分别刻着盘绕回旋的龙蛇纹饰,华丽繁缛,脊背上有两个方形孔,可以看到空空的牛肚子。
符沙将眼睛凑近方形孔,瞧到骨雕肚内隐隐约约也有一些花纹。当他伸出小手指在边沿摩挲的时候,鞠如卿已经推着他走到沙发边。
牺尊是几千年前的人类用来盛酒的容器吧,难道如卿姐用它喝酒?虽然收藏架都是米大人亲手打扫,但他每次在下面欣赏米大人的时候,都不觉得这只牺尊有什么特别啊……好吧,他承认他盯米大人的时候比盯这些骨雕多……
将牛骨雕放在桌上,见鞠如卿开瓶倒酒,符沙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一瓶酒倒下去,变化出现了,牺尊腹腔内的酒仿佛煮开了锅,方形孔里缓缓升起几缕白色雾气,伴着浓浓的酒香。而且,这些雾气不但不消散,反而像固体物质般在牺尊上方聚拢、翻滚、挤压、扩大,就像分裂密集状态下的细胞,渐渐显现出某种动物的形状。
牛……是牛耶……
看体积,那些由雾气凝聚的牛形就像街上随处可见的小面包车;看颜色,浓密的雾气是正常的白色,但雾牛的颈、腹、蹄腿上有一圈暗青色花纹,与骨雕上的龙蛇纹一模一样;看神态,这家伙还是会动的,巨大的眼珠子在店内环顾一圈,突然昂起头,伸着脖子发出一声长长的“呜哞——”。
店里的宠物都因它的出现缩得不见踪影,当然,非人界的宠物除外。
“符沙,要不要尝尝?”鞠如卿早已开了另一瓶酒,桌上堆着一套数字型玻璃杯,每只杯里都盛了半杯透明液体,想必是酒。狞猫四姐弟已经排排坐在沙发上,胆小的芄靠坐在大姐多多多罗身边,老二欧塔看着牺尊,老三欧C挂着傻瓜般的稀奇表情,四狞猫手中都端了一个数字杯。
瞟了在店内慢步的雾牛一眼,符沙走过去,选了8字杯,乖巧地坐在鞠如卿身边。尝一口酒后,他指着牺尊不掩好奇:“如卿姐,今天要卖……它?”
“咦?不是不是,呵呵……当然不是。”鞠如卿笑容可掬的在符沙脸上摸了摸,心情出奇的好:“要不要听我讲故事?”
“要!”不仅符沙,狞猫姐弟也兴奋地点头。
“今天故事的主角,就是这只牺。”鞠如卿将1字杯里的酒一口饮尽,水眸向雾牛瞥去,眯眯一笑,她放下1字杯,身体往沙发上一靠,伸个浅浅的懒腰,两手垂到沙发后,将身体调成舒适的姿态,她咳咳,她清嗓,开讲:“这只牺是醉死的。”
喝酒的符沙呛了一下。
“听说啊……以前的人类为了祭祀天地,会准备一些纯色牛纯色羊,这家伙跑到别人的后院里,把人家祭祀用的纯色牛给吃了。吃了之后,它还撞坏人家酒窖的大门,将里面的酒喝个涓滴不剩。大概吃得太饱喝得太多,没走到酒窖门口它就醉倒了。人类发现的时候,它还睡得天昏地暗,不知死活。人类看到纯色牛没了,纯色羊也跑了,酒窖就像被强盗打劫了一样,很生气,非常生气,直接绑了它当祭品。等到它酒醒的时候,身体早已被祀文束缚,想逃也逃不了。然后,它被人类放血——剥皮——剔骨,骨头还被人类敲成一块块的拿去熬汤……”
真惨……狞猫四姐弟转成了跪坐的姿势,一边小口小口啜酒,一边趴在沙发沿上看这只雾牺在店里走来摇去。
“……熬过汤的骨头又被人类丢了喂狗,到最后,只剩下一个订在墙上当壁饰的头骨。后来,一位古骨族人发现了那只头骨,觉得材料难得,便将它塑成了一只牺尊,没想到的是,当酒水注入它的肚子,牺尊竟然自动将酒水雾化,现出它生前的形态,酒水注入越多,它的形态就越真实。因为怪异,曾经有一段很长的时光,它被人当成闹鬼的酒器,成功吓唬了不少人……呵……”微笑着昂头,鞠如卿盯着天花板,声音中隐隐渗出一片怀念的味道,像薄薄的酥香薯片。
这故事,也是儿时听奶奶讲起的……
“它会一直这个样子吗?”符沙只看到这只雾牺在店里晃荡,却不见它再有什么其他举动。不是他要偷偷嘀咕,如卿姐喂它喝酒,到底为了什么啊?今天有什么特殊客人要来?还是……唔,米大人出去了……米大米呀米大人,为什么还不回来……
“嗯!”鞠如卿响亮地应了声,“它会一直保持酒雾形态,直到酒劲消失,它就消失了。”
如卿姐把这东西弄出来干什么咧……问题在脑子里,符沙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个问题删除。反正酒是前几天一位客人送来的,整整两排,六瓶,米大人收了两瓶进储藏室,其他的随如卿姐处理。如卿姐把牺尊灌出来,也许只是欣赏一下她的收藏……
“熏香。”鞠如卿一手搭上符沙的小肩,浓浓的酒香喷在他脸上,“酒水经过牺尊的雾化,可以将里面的醇香熏出来,你闻闻,店里是不是很香。”
用力闻闻,点头。
“是吧,咭咭……”鞠如卿捂嘴黠笑,搂着符沙,鼻尖亲昵地在他脸上摩挲。符沙受宠若惊,捧着杯,红着脸,任她将软发揉成一团乱。
揉啊揉,亲啊亲……
“啊!”倏地,鞠如卿挺身坐起,眉头蹙成浅浅小山,不知思考什么重要问题。
水眸微微一眯,她放开符沙,转移到多多多罗身边。勾起长辫放在鼻下嗅了嗅,她将下巴搁在多多多罗肩上,左闻闻右蹭蹭,蹭得多多多罗全身僵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如……如卿姐……”多多多罗大气不敢喘。
“下午有空吗?”鞠如卿将芄从她身后拉出来。
“有。”他们除了整理狗便便,倒倒垃圾,其他时候多是上网、看碟、看小说、玩游戏……惭愧,惭愧,不是他们贪玩哦,实在是人界杀磨时间的东西太多了。玩物丧志,玩物丧志啊。
“把剩下的两瓶酒给还师送去。”
“好,我去。”多多多罗点头。
“你们四个一起去。”
“咦?”
“送完之后,暂时不用回来。”
“……”
“在还师那儿住两个月……怎么了,干嘛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哦,我不是赶你们走,不是不是啦!”明白自己的话让四姐弟误会,鞠如卿赶紧解释,“乖哦,你们不是来人界游学的吗,在还师那儿住两个月,你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不是赶我们走吗……”欧C怯怯开口。
“不,当然不。”鞠如卿摇头,面授玄机:“你们在还师那儿喜欢怎么闹就怎么闹,两个月后,就算你们不回来,我也会去接你们回来。”
推门进来的米寿正巧听到最后一句,“怎么了,如卿?”
魅色水眸映着推门而入的日光,仿佛光纱拂过一泓碧蓝的湖波。
轻轻荡漾着微笑,骨董店店主如此说着:“哦……我们喝了点酒,讲了一个故事。”
一阵轻风从门缝拂入店中,蹒跚乱走的牺尊不知何时淡了身形。风过处,就像一只冰勺突然在杯中一搅,将雾化的身形融入空气里,不见踪影,倒是那浓浓的酒香弥漫在骨董店中,让店内的一切生物浸淫其中,不识庐山真面目。
嗯,这午前的微醺,正是阳光不足的味道。
“欢迎光临鞠·骨董宠物店!”白鹦鹉的叫声响起。
“啊呀,人客到!”鞠如卿站起身,提裙迎上,笑靥醺然。
人客?跟在她后面的符沙鼓腮不解。
欧塔在他身后嗤笑,细声说了句:“不是人客,难道是狗客。”
——的确。
(3)15:45的话雪
话雪。
会说话的雪。
“欢迎光临鞠·骨董宠物店!鞠·骨董宠物店欢迎您的光临!”
醇香微醉的骨董店内,雪白的翅膀轻轻扑打着空气,一下,一下,倏地,羽翅展开,两道白影飞跃而起,在店顶盘旋一周,缓缓滑向收藏架边的酒台。
酒台后的桌面上,符沙已放置了两盘点心。
“呼!”羽翅收拢的一瞬,两道白影凌空一旋,转眼,栖落在台面上。
一尺五寸。
一尺五寸高。
雕花玻璃门边有两只迎客的白鹦鹉,一尺五寸高。羽毛纯白,不含一丝杂色,白色的虹膜,黑色的瞳孔,鸟喙尖尖微勾,仍旧是白色系。只是,坚硬的白色鸟喙表面夹着一些暗灰色的丝纹,颜色很浅,像久经风化的沙岩。
落在酒台上的是一男一女,容貌略显相似,小脸精致美丽,白发不束,只将两鬓各挑出一缕,辫成细细的小辫子垂在耳边。两人穿着年代久远的古装,男子宽袍大袖,女子束腰长裙,一袭的白。若真要挑挑他们衣饰异色的地方,两人脚下的浅灰色鞋面应该算得上。
他们,无论从哪个方位看去都是美人,小美人。
真真正正的小美人,一尺五寸高。
对于他们的出现,蹲在沙发扶手上的勾芒不过挑了挑眉。
资深小伙计符沙已经见怪不怪了。唉,要他说什么好呢,原形一尺五寸高,化为人形也只有一尺五寸高,每次看到他们,他就觉得没力。除了吃东西能让他们现出人形,其他时候,他们宁愿以原形蹲在高高的铁架上,看着人类从雕花门进进出出。
现在是下午茶时间,两位白衣小人转身,冲勾芒抱拳一揖:“见过勾芒前辈。”
勾芒傲慢地将头歪成45度:“什么东西?”
“在下们是妖界雪鹦鹉。”美丽的小人儿齐声开口,说话礼貌,带着一点古人风味。
左边的说:“在下叫阿话。这位是在下的妻子。”
右边的说:“妾身叫阿雪。”
话雪——他们的名字。
算起来,雪鹦鹉与勾芒同为妖界生物,他们在骨董店的时间虽然比勾芒长,但勾芒的年岁大过他们,称勾芒一声“前辈”也不为过。
“嗯嗯嗯。”勾芒不怎么在意地应了几声,摆摆手示意他们该干什么该什么去。
两人又冲勾芒弯了一下腰,这才牵着手跳到酒台后。点心边有两张小坐垫,他二人脱鞋坐上,相视一笑,开始吃符沙为他们准备的点心。台后,间或传来两人细细柔柔的对话。
“阿雪,你看,猫咪在吐毛球。”
“是呢,夫君。”
“阿失昨天被人买走了。”
“是呢,夫君。”
符沙因他们的话停了停手中的动作。那只经由他命名的亲血犬已经找到主人了,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昨天离开时,他有点难过。
“四只狞猫为裴还师送酒去了,照如卿的意思,这两个月内不会回来。”
“是呢,夫君。”
对话停歇下来,过了一会儿,一颗妖美的脑袋从酒台的台面上探出来。
“勾芒前辈。”一话一雪偏头微笑,阿话取过空杯,为勾芒倒了一杯茶,“请!”
杯子这么小……勾芒眯起眼睛,这个动作让他的“片叶掩目纹”更显妖冶:“喂,你们在这店里待了多久?”
“在下们是在骨董店开张前来到的。”阿话将手放在大腿上,端端正正回答勾芒的问话。
“也是被米寿捉来的?”
“咦?”鹦鹉小人讶然睁大眼,随即摇头,“当然不是。在下们因为前一位饲主去世,流落在外,因为不想被人类买去表演,躲在树林里被适巧经过的如卿发现,机缘巧合,这才来到骨董店。”
“你们被人类养过?”
“正是。”
“……”
“勾芒前辈有何疑问,在下定当知无不言。”
妖目一闪,勾芒突然伸手托起阿话,将他举过头顶,“喂,你们说话怎么这么怪,我就是我,什么‘在下’不‘在下’的。呐,现在你在我上面了。”
“……勾芒前辈,‘在下’只是在下的谦称。”
“可你现在高过我,不是应该称‘在上’吗?”
“可是在下……”阿话显然有点不知所措,幸而符沙救他出勾芒的魔爪——
小美男一脚踹上勾芒光溜溜的小腿,低斥:“不要欺负话雪。”
勾芒受袭,扭转脖子瞪了符沙一眼,倒也好脾气的将阿话放回酒台,不再死咬谦称这个问题,不过——
“你们啊,不要再叫我什么‘勾芒前辈’,要叫我……嗯……勾大人,就像符沙叫米寿一样。”
“……”
“喂,听到没有?”
“好的,勾大人。”鹦鹉小人立刻乖巧的换了称呼。
“对了,你们为什么到人界来,妖界不好吗?为什么要被人类当成宠物养?”
阿话听他这么一问,白发轻摇,舒胸长叹,颇有些悲慨之感:“勾大人有所不知,在下雪鹦鹉一族在妖界生存本就不易,六百年前妖界异震,在下一族几乎殁尽,只有少数一群流落其他五界,这才得以存活下来。而且人界气候温怡,正适合在下们,只是,人类对在下们的形态颇有些大惊小怪,要么将在下们当成妖怪,要么意欲捉拿在下们去做研究,在下们防不胜放,实在疲于应付。”
阿雪伸手拍拍他,送上安慰的笑容,继而转头对勾芒说:“妾身与夫君几经生死,又见人界的鹦鹉常被捕捉后卖入动物园,人类强行训练它们做一些奇怪的表演。若雪鹦鹉沦落到被人类逗耍取乐的地步,实在汗颜。所以,妾身与夫君才决定找个饲主,寻个暂时安身之地。”
“暂时?”勾芒抿着嘴点头,很喜欢这个词。他对话雪的前位饲主没什么兴趣,也就没再追问下去。
一话一雪喝了杯茶后,站起身,穿上鞋,手牵手跳上酒台,笑眯眯的向符沙道谢:“符沙,谢谢。你的蛋糕烤得越来越好吃了。”
说完,白衣小人纵身跳起,在空中翻滚一圈,白衣化羽,翅翼展现。
绕店一圈后,两只通体雪白的鹦鹉栖息在雕花玻璃门后的铁架上。
“咦,他们吃牛肉?”勾芒盯着盘中切成糖果大小的炙肉,似乎很吃惊。
拿着地拖的符沙瞥了勾芒一眼:“雪鹦鹉又不是吃素的。” 
——这话有歧意,难道他就是吃素的?
勾芒转过身,轻轻一跳,跳到地拖柄上,歪头盯着符沙,罢明扰乱他拖地。问题是,以他的体重,居然还能稳稳当当蹲在细细的长柄上。难道是鸟的缘故?
“干嘛?”符沙皱起贵族味的小眉头。
勾芒歪头想了想,一本正经地提问:“你好像总是在拖地?为什么?”
为、什、么?俊美小脸微微抬起,金眸竖瞳内隐隐升起风暴——
你芒果的,还敢问为什么?猫狗会掉毛,飞禽会掉羽,不想看到骨董店里杂毛满天飞,就必须拖地。
也许,他还是应该找把剪刀把勾芒的头发剪了。
一剪了事!剃光最好!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5, 共 3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