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8期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7-27 11:35:2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673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从号称“天下第一红娘”的长公主踏进门槛的第一步起,闻人乞便知道,他的麻烦来了。风和日丽,心情舒畅的日子从此不再复有。没准他的这辈子说不定就要糟蹋在长公主的手上。
平心而论,长公主口沫横飞,赞不绝口的人选确实很不错。
按照长公主的说辞,像他这种官居高位、年轻有为、前途看好、上无厉害的婆婆,下无可恶的小姑。既无一肩挑的生活压力,亦免了一大帮穷亲戚之间的来往。此等地上仅一只,好得不能再好的大人物,配备的如若不是下凡的天仙,离宫的嫦娥,实在对他的“三高条件”不住。
闻人乞完全同意。
他只有一个疑问。
隆重推出的为什么偏偏是那位有事没事常来统领府参观游赏的桃晏燃?尊贵的长公主不知道她推介的人选上月刚刚“喜” 获“京中最不想娶之人” 的排行榜首位吗?
娶了美人鸾凤和鸣,琴瑟合奏,谱写一段动人的佳侣传说?
他非常怀疑。
皇城中人谁不晓得,官家的千金小姐中,就属平南郡王府的十三郡主桃晏燃最令人伤脑筋。这个朝野公认绝世倾城,脾气和玫瑰上的刺一模一样的桃郡主屡次害得长公主差点砸了招牌。要不看在桃晏燃是闺密的份上,长公主大概也不乐意让自己的三千烦恼“朝如青丝暮成雪”。
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容得小女儿家大大咧咧地自我主张。
好吧,退一步来讲,骄横、娇宠过度的十三郡主想自己挑个郡马,那也没问题。她桃晏燃何许人也,手头掌握着权官巨贾,甚至包括江湖武林世家各位才俊的资料,要什么样子的没有?
为什么非要拉他下水?他闻人乞有哪一点好让十三郡主一见倾心发誓此生非君不嫁?不,他到底哪里得罪了桃晏燃为自己惹来一劫?
闻人乞叹气。
一步登天当然好。若十三郡主是位识大体,温柔娴雅的女子他更没有反对的理由。他不是萧史,不想为自己引来凤凰。何况桃晏燃本质上和高雅代表的金凤凰实在相差太远。
唉,长公主得罪不起。掌控军权的平南郡王府他更是敬而远之。去年刚登基的新皇羽翼与日渐丰,前段时间六部人员的大换血说明了新皇已经下定决心重振腐败的朝纲,力图恢复高祖皇帝时期中央集权的黄金统治。处于宗亲王室龙头老大的平南郡王,他的位置和立场就显得极为微妙。
明哲保身,远离官场是非,是目前最佳的处事之道。
不求富贵。财多必受损。不是身体就是性命。
窈窕的淑女,非君子的他能避免就尽量不去强追。并非立志成为男女授受不亲的可敬的柳下惠第二人,而是官场如战场。一旦站错了方向,丢的不仅是来之不易的乌纱,还包括了他的一条卿卿小命。
新接任御林军统领的闻人乞?
鄢鹂吹吃惊地望着对座席位,摆出一脸纯真表情的桃晏燃。
美丽的脸孔浮起月光般柔和的笑容。如流泉清悦的声音,甜蜜媲美玫瑰花瓣的红唇,完全就是那位居住广寒神宫踏月人的圣洁化身。
他对盗药飞升的女人一向没有什么好感。而且他是不是听错了?他还年轻,应该没有耳背的毛病。
桃晏燃再说了一遍。
是否重听的怀疑得到了证实。鄢鹂吹叹了口气。
“可怜的闻人统领,竟然倒霉的被长公主选上。”
年方十六岁,却有着三十六岁男人的思维和诡计多端头脑的鄢鹂吹为闻人乞不值。街上随便挑个女人都比平南郡王的十三郡主要好得多。
“长公主做媒的时候,你不是一口拒绝了吗?”
他反问。相识十六年,他还是猜不透桃晏燃心底打的小算盘。明明喜欢人家,又故作矜持地一副高姿态样。还把受了郡王妃之托找个好女婿的长公主气歪了一边鼻子,差点不顾交情当场反脸。更暗地使坏,让原本大受欢迎的闻人乞绩优股不设底线的一路狂跌。
桃晏燃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鄢鹂吹忍不住板脸出言教训。
亏桃郡主想得出这种馊点子。揭穿了看她怎么收场。
而距离平南郡王府三十里外的一间简陋小酒馆里,闻人乞一脸苦笑地回应好友轩辕痕儿瞠目结舌的尖叫。
风拍打屋顶的瓦当,发出“哐啷哐啷”的响声,令人担心不知什么时候会砸到自己的头上。对轩辕痕儿而言,这种担心远远比不上闻人乞口中透露的信息更令他吓一跳。 
“平南郡王府的十三郡主?”
长相不俗却偏要一付江湖邋遢浪子打扮的轩辕痕儿停下斟酒的动作,他上下打量闻人乞。
所有情人需要的体贴、温柔、耐心、守时、专一,他无不具备。再加上手头上有点票子,每周下一趟皇城以贵出名的玉华台,隔几天送一份胭脂啊水粉啊珠宝啊什么的礼物,这点小儿科的经济能力我们的闻人统领当然承受得起。更毋论成熟,英俊还是他的招牌。带出门非但不损女友的面子,更可博得百分之九十几的回头率。
可为什么可怜的闻人统领行情不但不够高涨,甚至还有跌停板的危险?
即使这样,长公主也不该为了一劳永逸擅自硬性将桃晏燃推销给他。那朵扎手的红玫瑰有那么好采的吗?闻人乞什么时候被桃晏燃拆骨了都不知道。
腹诽了几句自己的表姑妈,轩辕痕儿抽去闻人乞手中的酒杯,他拎了一坛酒直接放在闻人乞的面前。
“绑架?”
轩辕痕儿手一颤,酒坛应声而落。
眼明手快的闻人乞接住坠地的酒坛,顺势拍开坛口的封泥。 
“今日接到平南郡王府的密信,有人欲对十三郡主不利。平南郡王指定由我全权负责郡主的安全。”
闻人乞仰头,一口气喝干坛中的老酒。他赞了一声。
轩辕痕儿皱眉。
不利桃晏燃?还是不利平南郡王?英明的皇上大哥若真要出手,也不屑用这等有失身份的下策做法。明朗的局势,道义放两边,利字摆中间的平南郡王更不会傻到以卵击石。无论是前段时间太皇太后和静王的密谋逼宫,还是现今六部的反黑肃贪大整顿,军权在握的平南郡王一直都保持袖手旁观的置身事外。他要真的成为下一场权力迭更的第一男主角,轩辕痕儿只能说人心果然叵测。
郡王妃拜托长公主执意要闻人乞成为上门的十三女婿,是看中他的才华能力还是身为御林军统领的地位?
轩辕痕儿叹气,他同情地拍拍闻人乞的肩膀。
“十三虽然脾气蛮横点,人还是很好相处的。”
言不由衷的安慰换来闻人乞的白眼。轩辕痕儿还不如不说。
桃晏燃这个小女人有那么好服侍的吗?能得到她青睐,那可不是祖上积福,而是上辈子造孽啊!
雨夜中,紫丁香吐露着芬芳。
霏霏烟霭,蒙蒙飞丝,随风传送的缥缈馥郁香气,带来的是一片愁思。
丁香空结雨中愁。
写出这句词的李某人当时心境一定和此时闻人统领的苦闷心情无限接近。
因为他实在不知怎么向一个醉鬼解释,她不但认错了人,还闯错了门。
半夜被一阵猛敲门声惊醒,以为平南郡王府出了绑票大事的闻人乞,连看也没看清楚,直接开了门。
看清门外的酡红醉颜,闻人乞的第一反应是跳窗而逃。随后想到不知礼数为何物的桃郡主,下一步的动作,绝对是惊天动地地叫喊。他只好牺牲自己的手掌捂住桃晏燃的嘴巴。
“别开玩笑了,我会认错你?”
整个人扑上来,扒在闻人乞身上爱娇磨蹭的桃晏燃吃吃地笑了起来。
闻人乞哑然失笑。
向来说一不准道二的桃晏燃竟然会有这种小孩子般的动作,真令人不得不叹服酒精引发智力退化的威力。
闻人乞拉下她的手,好言相劝十三郡主请回自己的寝室,免得明日成了小老百姓茶余饭后八卦绯闻的主角。他不介意流言蜚语,但成为众人的眼中钉滋味还是挺难受的。
围观护卫们的“热情”视线刺得闻人乞全身发痛,仿佛他闻人某人做了某件人神共愤的事,现在女方找上门来,他却死咬着自己才是那个无辜的受害者。
眼刀的杀戮下,识时务的护卫们齐刷刷地往后转,装着今夜什么也没有发生,刚才十三郡主的红唇压在闻人统领脸上的一幕也只是因为丁香花的浓郁香气造成的幻觉。 
护卫们的窃窃私语,耳尖的闻人乞一字不漏。
他翻翻白眼,打算不顾桃晏燃的挣扎强行将她抱起。
呃,他的发带什么时候到了桃晏燃的手上?桃郡主的动作真是快。
闻人乞抢回发带。
桃晏燃泫然欲泣地看着他。
无奈地把发带塞回桃晏燃的手中。闻人乞轻拍她的脸,以自认最温柔的语调劝说她主动返回闺房。
显然,桃晏燃郡主并不这么认为。她委屈地撇唇,一付“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你为什么要大声吼我”的表情。
头痛地揉搓前额,闻人乞瞪视窝在怀中,还自己找了个舒服位置的桃晏燃。
不满对她的忽视,桃晏燃狠狠地扯了一把他的头发。痛得眼泪逼出眼眶的闻人乞救回他心爱的长发。
“听着。”他耐心道:“我不管你是真醉还是假醉。要留在这儿也行。我的床可以让给你。只要你不打扰我。”
今晚是没有办法摆脱桃晏燃了。率性大方一点留她一宿。至于早有预谋让他成为十三女婿的郡王妃会不会借此机会把女儿强塞给他,他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不要。”
桃晏燃拒绝闻人乞抱她上床的举动。
跟醉鬼讲道理和秀才遇到兵一样,纯属自找麻烦。
闻人乞扣紧桃晏燃的双手以防挣脱,另一只手搂住不堪一握的纤腰借势直接把她抛到床上。
“乞。”
沙哑的声音不知为何让闻人乞的脸颊一阵火烫。
“我不美吗?”
如夜空星光灿烂的明眸,浸在泪水中的美艳,震撼在场的唯一观众。
桃晏燃若这样子走在大街上,不出一分钟就会被吞啃干净。这个女人完全有资格成为祸水。无意流露的妩媚,又带着纯真的无邪,真会要了男人的命。
闻人乞决定逃。再呆一会,他会强压不住吞噬她的兽性。现在他满脑子全是儿童不宜的镜头。
“我不美吗?”桃晏燃再问。
眼泪缓慢地,滑落脸颊。
“很美。”
被雷击中的癞蛤蟆傻傻地吞咽口水。
“那乞为什么不喜欢我?”
闻人乞来不及说第二句话,一具柔软散发淡淡的,幽雅丁香花香的身躯靠了过来。
他的唇,被一双甜蜜的芳香唇瓣掠夺。
婉言相拒,要懂得拿捏分寸,恰到好处。让人知道你的为难。要让他们明白,你不是不想帮忙,是帮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暗示性的技巧,不是任何人都听得懂的。特别对恣意跋扈的桃晏燃。
一大早被桃晏燃从床上揪起的鄢鹂吹,明白他今天若不给头冒三尺烈焰的十三郡主一个明确的答复,休想再拥抱暖烘烘的被窝继续和周公的女儿约会。
有没有杀人不被砍头的办法啊?有倒是有。但是桃郡主不觉得这种“以命换命” 的方式是最愚蠢的吗?这可不像标榜绝世聪明的桃晏燃会做出的事情。看来桃郡主真的气昏头了。
“谁与你有杀父之仇?”鄢鹂吹好奇地问。
“他竟敢……临阵脱逃!”桃晏燃恨得牙痒痒。
哪个胆大妄为的男同胞涵养那么差,枉费祖先苦口婆心“宁惹小人莫惹女人”的淳淳教导。
听完桃晏燃的痛诉,鄢鹂吹猛烈爆发出大笑。
佩服,他太佩服闻人统领了。
白白放过这个天雷勾动地火的大好机会,仁慈地让出自己的床铺,宁愿坐在门外忍受了一宿的风吹雨打。有才,实在太有才了。
桃晏燃恨不得把闻人乞剥皮削骨的表情看得鄢鹂吹那叫一个爽啊。
他故作庄重地咳了两声,同时推开架在脖子上的森冷剑锋。乐归乐,桃晏燃的忙还是要帮的。否则遭殃的就不仅闻人乞一个人了。
这厢两人商量着如何报复闻人乞,那边轩辕痕儿的脸色却整个发白了。
“你竟然……打昏了十三!”
轩辕痕儿话都说不流畅了,他结结巴巴地再次向闻人乞证实真伪。得到肯定地回答,他几乎要当场晕过去。
末日啊。自尊心超强的桃晏燃主动放下身段使出美人计,闻人统领顺水推舟地接受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轩辕痕儿捶胸顿足。
桃晏燃吻上来的时候,受惊过度的闻人乞不假思索地一掌让她昏了过去。可想而知清醒后的桃晏燃,头顶上的那团熊熊烈火。
“别告诉我你不喜欢十三。”轩辕痕儿叹气。
闻人乞苦笑。他把玩手中已经全部盛开的丁香。
传说紫色的丁香,花的语言是初恋。他的初恋,也有一双美如桃晏燃,不,美如丁香花的眼睛。柔嫩的唇,非常甜美。气质和沉睡中的桃晏燃也很相似。以至他差点把桃晏燃当成心中一直魂牵梦系的影子。
受尽宠爱的桃晏燃怎么可能会是不甘寄人篱下,宁愿流浪街头的孤女呢?
父母离世后,遵从他们遗愿的闻人乞加入了御林军。凭着过人的胆识出类拔萃的武功被新皇选为御前侍卫。更因为他的忠心以及在那场逼宫阴谋中的良好表现,使得新皇真正掌握大权后毅然将他提升为御林军的统领。
加入御林军的前一晚,特意到皇城最负盛名的情留湖赏景的他救下一位遭到调戏的女孩。看见女孩眼睛的那一刻起,曾嘲笑一见钟情荒谬的闻人乞明白了什么叫报应。
两人分手后,他曾数次到女孩提供的地址。答复都是没有这个人。脸上的黑泥遮盖了女孩真正的容颜。这么多年来,闻人乞寻找的,也只是刻印在脑海中那双如夜空星光灿烂的明眸。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唇齿之间的桃郡主的“世纪之吻”算不算传千里的坏事?
闻人乞苦笑。
果然他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钉上了平南郡王府十三未来郡马的牌子。
望着丽日当空下,如风般卷上他,美其名曰“约会”以增进彼此了解的桃晏燃,闻人乞除了苦笑剩下的就只能翻白眼回应四周看好戏的同情眼光。
繁华帝都百里的护城,最令世人瞩目的不是富丽堂皇的大皇行宫,而是拥有百亩桃花的降仙台。
直插云霄的异峰上奇花绽放,怪石嶙峋。琼宫惊倾碎玉冰晶的瀑布,翻崖直下,坠入崖底幽深的锁龙潭。相传锁龙潭之所以寒冷彻骨,深不可测,入水即沉,是因为连接着海眼。
真是毁尸灭迹的好地方啊!
闻人乞忐忑不安地俯视黑黝黝的深潭,很小人之心地忖度。同时不露痕迹地缩回探出亭栏外一半的身子。
咳了两声,闻人乞决定找点话题打开对视的僵持场面。桃郡主沉默不语,一双美目滴溜溜直转。谁知道她心底究竟打的什么好主意?反正没有一样是为了他好。
“郡主,你可知留言绑架你的人是谁?”
闻人乞硬着头皮发问。
呆子。
桃晏燃再加上五个字。
不解风情的呆子。
“乞,为什么你不喜欢我?”
决定无视闻人乞的话题,桃晏燃索性挑明来意。等这个木头主动开窍,还不如自己动手开一个。
突然近距离看到桃晏燃的大特写,闻人乞红了脸。他知道桃晏燃长得很美,但不知道会带来如此地震撼。
“说。”
恶魔般出众的容貌,喜怒无常如暴风狂傲不驯的性情,夜空璀璨的星光之瞳,引诱人心堕落的妖魅之音,属于桃晏燃特有的,如雨夜丁香的香味把他紧紧包围。
闻人乞困惑地皱眉。
新鲜感?还是觉得作弄一个二十四年来未知晓情爱的男子很好玩?
“为什么?”闻人乞不解地问:“你不在乎多一个仰慕者,也不在意少一位喜欢你的人。”
“乞不同。”
不同在什么地方?
特别地忍让,特别地耐心,特别地不曾拜倒在那份前无古人,看来也不会有后来者的独一无二的风华之下?
闻人乞承认桃晏燃美得圣人贤者也会犯罪,完全属于理智性的他也曾迷惑她的绝世娇容。但是,金凤凰,不是谁都养得起的。
他讨厌桃晏燃?闻人乞吓一跳。这个罪名太大了。
看见别人烦恼时会让他们更加伤神的桃晏燃对谁都是一付玩世不恭的腔调。虽然她是亲口说过喜欢他,而且还不止一次。但要让他回答“她排第几” 的问题,还真叫闻人乞无法作答。
“郡主……”闻人乞期期艾艾地开口。
“晏燃,或者,晏儿。”
桃晏燃打断他的话。
斩钉截铁的语气告诉闻人乞,二选一,他自己挑一个。
闻人乞吞回微弱地抗议。他头痛地望着桃晏燃不容抗辩的脸。不可否认,心底浮现因佳人的青睐难以掩饰的丝丝窃喜。
“乞,你什么时候迎娶我过门?”桃晏燃得寸进尺。
过门?太,太快了吧。他都还没做好心理准备。闻人乞为难地搓手。
“郡主……”
阳光璀璨的眼眸蓦地阴沉。
“晏燃。”闻人乞吓得赶快改口。“我不能。”
不能?要等你心中连真面孔都没看见过的孤女吗?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的喜欢你统统视之无睹,却宁愿等待一个从此不会再出现你面前的女人?你们甚至话都没有交谈上十句。
“好,很好。”桃晏燃冷冷道。
阴森森的语气让闻人乞升起不妙的预感。随后,他发觉自己倒栽葱地坠向锁龙潭。
就说嘛,睚眦必报的桃晏燃哪里会有那么好心放过令她颜面大失的罪魁祸首?没把他当场抹了脖子已经非常对得起他了。
不过,桃郡主下手也太快了吧,至少让他把话说完。
堕入潭水时,闻人乞叹气。
你说这种女人,他敢娶吗?
国史记载,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天空祥云缭绕,仙乐飘飘,芳香四溢。
据各著名的星相师风水师阴阳师八卦师易理师联合推测断定开国以来仅此一只的绝世美女横空出世。
按道理来说,平南郡王府必定车水马龙,人头拥挤,个个争相目睹绝代风华,人人为博取回眸一瞥而大打出手,郡王府每日上门求亲的公子哥儿络绎不绝。
而事实上,偌大的王府门前连只麻雀也不屑停留。偶尔一只乌鸦飞过,也是“哼哼”两声便消失在遥远的天边。此情此景,怎不令梦想早日抱孙子的郡王妃触景生情,念天地之悠悠,唯沧然而泣下。难得女儿说过喜欢闻人乞,以为抱孙有望的郡王妃亲自出面请求长公主做媒,结果反把长公主气得发下狠言不再理会桃晏燃的婚事。
在她绝望之际,大清早离府的桃晏燃一回来竟然宣布要相亲。当下郡王府便炸开了窝。
受委托收集江湖宫廷中身材相貌一流世家子弟的鄢鹂吹,负责初步刷拣合适的人选。
“小吹怎么搞的?这种一没金二无银三不会捞四不懂伸手要的穷官,难道还要平南郡王府倒贴一笔嫁妆?”
平南郡王吹鼻子瞪眼。
“小吹那是什么眼光?要知道凡是这种自称三高的男人哪一个不是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风月高手?”
郡王妃不满,她同时瞪了自己的丈夫一眼。
“小吹说送来一千份。一千个男人还找不到一个好的?”
桃晏燃更加不满。
“我要相亲。我就不信嫁不出去!我要让闻人乞悔不当初。”
桃晏燃咬扯着手绢。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buy cialis - 2009-11-6 3:03:09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vr/1.html ;,buy cialis,
cheap cialis - 2009-10-21 8:09:11 - cialis
-----------------------------------------------------
Hello!
http://aixopey.com/qqavxt/1.html ;,cheap cialis,
buy cialis - 2009-9-27 10:49:50 - cialis
-----------------------------------------------------
Hello!
http://opeyixa.com/rvqavqx/1.html ;,buy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54, 共 1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朽木飞花/千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