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8期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7-27 11:48:4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627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关瑶瑶死了?
这不像是晴天霹雳,更像是一个愚人节的笑话。
关姨在家里染头发,选了一种比较潮流的深咖红色,头发染到一半时,接到韩雅从医院拨来的电话,话筒那头的声音很空洞,远得像从地府传上来的。
韩雅说,阿姨,瑶瑶死了,市立医院,快来吧。
关姨很严厉地批评了韩雅,挂上电话继续染头发,电话铃响得很催命,这次是个陌生的声音,说的是相同的事情。
起初天空只是下了蒙蒙细雨,越下越大,似乎想冲刷些什么。
关姨顶着那头可笑的锡纸,冲到医院时已经全身湿透了,深咖红色的染发剂淋得她满头满脸,让人看了不由联想到,从车祸现场爬出来的人。
韩雅一个人坐在停尸房外面的椅子上,身上披了件男生的外套,汗湿的发在缓慢等待中渐渐干了,看到关姨时,苍白的脸上微弱一笑,指了指那扇门说,瑶瑶在里面,进去吧。
崩溃了,在那一瞬间,所有的一切,情感、生活、亲人、朋友……所有的一切,都碎得很彻底。
空空——空空空——
韩雅耳鸣了,她像是被一个大罩子从头到脚包住,声音离她越来越远,最后只剩下那些‘空空’的轰鸣。
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朝与门相反的方向走着,那件男生外套滑下来,她浑然不觉,只觉得腥味很重,重得几乎令她窒息。
她知道自己的身上沾上了瑶瑶的留在世上最后的血。
再大的雨都冲刷不掉血。
一生一世,都无法消除。
韩雅笑了,笑得有些癫狂,有些不伦不类。
纪春拎着一袋面包,默默地站在她的身后。

没有桔梗花,也没有小雏菊,只用一架架纸做的花圈。
参加葬礼的人没有穿着黑衣西服,他们穿得很随便。
代替牧师的,是两个打扮夸张的司仪,一个涂着血盆大口,另一个面如菜色。
还有,瑶瑶最讨厌的那个盆,盆面破瓷处,还开了朵土气又叫不上名的蓝花,现在那个盆被翻出来烧冥钱。
关瑶瑶的葬礼,没有她遗言里描述的那样梦幻,很十六岁,很洋气,而且像关叔的一样,由关姨一手操持,很俗气地进行着。
有些人希望葬礼快点结束,对他们而已,葬礼也是种应酬——参加、送钱再吃顿便饭,那只是过面子走形式。即使他们觉得十六岁是个让人惋惜的年龄,叹一口气也足以表达他们的感慨。
活得久了,看得多了,于是麻木,这不免令人唏嘘。
关姨几次晕倒,被人送到后堂休息,她没休息,却是在削水果。
韩雅进去时,关姨刚好在手指上划出第五道口子,血把果肉都染红了,她眼神呆滞地继续削着。
韩雅本能后缩一步,撞到人。
是纪春。
他长高了,比她高出半个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少年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一向没有,就像挂着张面具,让人看不清内心真实的想法。
让让。他的声音简单又干脆。
她侧身让出个空子,他走过去,取下关姨手里的水果刀,方帕按住她流血的手指,用纸巾擦拭刀上的血,熟练地削着果皮。
关姨僵了很久,然后开始哭,声音很大,边哭边喊,瑶瑶,你不能这么对妈妈呀,瑶瑶……
人们闻声跑进来,搀扶关姨,安慰、劝解……最后他们一起出去。
而这段时间里,纪春始终低着头,沉默地削着果皮,水果去了皮的模样果然丰莹水润。
我妈削水果最差了,削完就剩一半了,说起削水果,那还是阿春最好,薄皮不占肉,我就喜欢吃阿春削的水果。关瑶瑶说过这样的话。
韩雅一直当她说得漂亮话,今天才知道,不是。
纪春举起刀,没有拿水果,而是用食指在刀锋上轻轻一抹。
韩雅一惊,冲上去夺下那刀子,破口大骂,阿春,你想死啊!
他的手指,流出一条细细的血丝,落到地上,星星点点的红,他看着她的脸,眼神像是缩在浓雾里,淡淡地问,你都不想哭吗?
从瑶瑶的死询传来到现在,她都没有哭。
这也没法子的事。
哭不出来,就是哭不出来。

刚刚开学,校园里处处都弥漫着一股懒散的气息。
学生们还没有从玩乐中回过神来,他们或三或五聚在一起,聊着那场十年不遇的暴雪,雪里的那些死难者,那些好心肠。聊着08年的奥运会,聊得天南地北,从台湾政局到偶像明星,包罗万象,无奇不有。
然后有人提到瑶瑶。
韩雅埋头书写,攒了一个寒冬的作业,她已经补抄了好几个晚上,现在还差一点。
刷刷刷。
看,她抄得多认真。
其实,他们不是在说关瑶瑶,而是聊到那首在网上窜红的歌——《摇摇》。
那首叫《摇摇》的网络歌曲,韩雅曾在阿春的MP3里看过。
他原本是在树下坐着看书的,然后睡着了,偏侧着脑袋,刘海垂到一侧,阳光被树叶打散,顺着细碎的缝隙掉到他的脸上,有种说不上来的慵懒帅气。她走过去时,微风吹动着书页,刚好停在140页,第一行的话是“时时刻刻都想玩,都想更开心一点。”她以为至少那一章回描写的是轻快的事,随手翻阅着,却发现那一节刚好是描写主角设计让自己被赶出家门后的悲凉心境。
她以为阿春只会看课本教材和百科全书,没想到他居然看《香初上舞》。
原来她一直都不曾了解这个少年。
仔细地看他的脸,眉毛、眼睛、鼻子、嘴唇,还有挂在耳上的半只耳塞,她拿起地上的MP3,滚动的字幕刺着她的眼睛——《摇摇》。她的手颤抖着,不知道按到什么,他猛得惊醒了,用力扯掉耳塞,捂住左耳,从地上弹了起来。
阿春没有骂她,他只是平静地看着她。
他一贯很平静。
谁都打破不了。

韩雅看到了关瑶瑶?!
她穿着最爱的那条裙子,跟在第一天重回学校,就立即被一堆女生团团包围的程格后面,保持着一段距离,微偏着脑袋,甜甜地望着他的背影。
跟她一起做值日的女生在说话,但她只能看到两片不停在动的嘴皮。
空空,空空空——
该死的,她又开始耳鸣了。
那个女生有些不满地推了韩雅一把,她的手肘撞到阳台上放置的水桶。
哗,哗啦啦,咚……
耳朵刚恢复正常,就听见楼下一堆叫骂声,三五个被淋成落汤鸡的男生,齐齐仰头,对着她破口大骂。
那个粉红色的水桶滚在他们脚边。
韩雅,都是你的错,快下去道歉啦!
她怔怔地站着,看了那些男生一会儿,又把眼神投向程格。
被淋湿的男生气急败坏,彼此怂恿着,然后某人捡起水桶,像个掷铁柄般把它朝二楼扔了上来。
女生尖叫着蹲了下来,水桶没有砸到任何人,不过却砸坏了教室的窗户,玻璃上了一个大窟窿,碎渣儿落了满地,桶身卡在窗框上,有点变形。
这股骚动终于引起了那位校园王子的注意。
他驻足,白皙的脸庞,漂亮的眉眼都迎向韩雅。
瑶瑶也跟着停下脚步,只是她并没有看韩雅,而是以一种极缓慢的速度,转身离开。
韩雅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就软趴趴地倒下了。
她发烧了,烧到四十一度,父母去了T市参加同学的葬礼,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讨厌,为什么最近总能听见,葬礼,葬礼!
她不喜欢这个词,葬礼——有死人才会有葬礼。
人在发烧时,尤为胡思乱想,尤为怀念儿时的时光。
她还记得在十二岁那年,她跟瑶瑶在对面街的美发厅里剪了相同的发型,然后又去大市场买了花色相同的廉价裙子,见到她俩的人都误会了,以为看到了一对双胞胎。
瑶瑶在时,关姨时常念叨,说你们一向很像,从小到大都是,只要稍稍花点心思,就可以变成对方。

韩雅问纪春一个问题,阿春,你说这世上有鬼吗?
人心里有扇门,那是带锁的门,有一天,锁坏了,鬼就跑出来了。
他说完后,她发现自己的嘴唇开裂了,血腥味倒流进嘴里,不由蹙眉。
校门口,温文尔雅的少年背靠着墙壁,在他的附近,一堆女生聚集,窃窃私语,程格,他在等谁?
谁是下一个被王子选中的公主。
公主?
哼!韩雅嗤之以鼻。
纪春的脚步放慢了,他停在程格的面前,说,我讲的话你听不懂?
程格把垂下手臂的书包重新搭在肩上,脚跟蹬了一下墙壁,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他的肩膀撞开了纪春,径直走到她的面前。
有话问你,来吧。程格的语气很强硬。
纪春过来拉住她的左手,她被拉扯跟着走了几步,右手又突然被人拉住,是程格。
瑶瑶……
程格,他是这样喊的——瑶瑶,你要跟他走吗?
韩雅的心在那么一瞬酸了一下,然后很残忍地打破少年的希望,冷冷地说,瑶瑶死了。
两个少年同时松开她的手,各自悲呛地向后退了一步。
怎么,都把她当成瑶瑶了吗?
头发,是头发,她摸着自己的发梢,很久没有剪了,已经不知不觉间长过了耳朵,不久之后就会像瑶瑶的一样长了吧。
只是,为什么心里这样难受?
他们像三个点,从点出发,可能是一条直线,可能是交错复杂的线条,也可能是三条互不交集的平行线。
人生有很多种可能,就好比,此时的韩雅并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
明天,发生了什么事?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fans - 2012-3-21 15:47:58 - 李云水
-----------------------------------------------------
我想看文章剩余的部分,从哪找呢?
TSGbJXUqWqUjV - 2010-10-26 0:43:33 - Alex
-----------------------------------------------------
doors.txt;15
rPIPeVteXA - 2010-10-25 5:09:42 - Alex
-----------------------------------------------------
doors.txt;15
DbdAHdNk - 2010-10-24 5:00:04 - Alex
-----------------------------------------------------
doors.txt;15
FImaRZNEjEJAjVPlu - 2010-10-23 9:00:25 - Alex
-----------------------------------------------------
doors.txt;15
zpyrOsnXAlQZkP - 2010-10-20 5:59:13 - Alex
-----------------------------------------------------
doors.txt;15
KtAMjxAQm - 2010-10-19 15:43:52 - Alex
-----------------------------------------------------
doors.txt;15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3.78, 共 1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朽木飞花/千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