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8期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7-27 11:51:2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126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小妮和小妖等了二十分钟才终于排到位置用餐,看样子周五的晚上去必胜客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幸而是可以在旁边的商场转转,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从早上开始小妮就觉得心跳有些微的不正常,一直急促地跳着。她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可是又能发生什么事呢?她这么长相安全心地险恶的人……
点了狂欢加勒比的双人套餐,外加自助水果沙拉。小妖去选水果沙拉去了,她曾经有一个愿望就是这样吃垮必胜客,因为她的技术非常好,水果总是垒很高很高,很占便宜的样子。所以小妮从来都将这个“吃垮必胜客”的机会让给小妖,自己安静地坐在位置上啜饮着冰水。
忽然间她觉得头顶光线明灭,她斜蔑过去,竟然是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她位置的旁边。似乎想逃避,却似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动也不能动。那可恶的心跳又开始强劲起来了,她就知道今天一定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这不,报应来了。
黎畅却声音平平,仿佛不经意,“好久不见。”哪里有好久,分明才一个星期。她递了辞呈,然后转身而去。一直在猜测她离开后他是什么情况,手忙脚乱?还是目瞪口呆。但他应该理解,或者说纵容她辞职离开,说不定他也是这想法呢。只是估计他没有想到她换了手机号码换了房子干脆从他的世界逃之夭夭了。
小妮舒缓了下声音才说:“好久不见。”其实心里惴惴,他这种大老板居然跟她们这些平头小民一样来必胜客,说出来不是不诡异的。他死死地盯着她看,并不做声,小妮不由觉得更加紧张了起来。心底里却在给自己打气,不过是以前的老板嘛,怕他干吗?正紧张着幸而小妖回来,端着高高一盘水果,看得她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斜眼站立那人也是惊恐得睁大了双眼。
心中暗暗觉得好笑,却又正色对着小妖道:“怎么今天装得这样少?往日里比这个可多得多。”
意料中,看到黎畅陡然绷紧的表情。小妖却是很深究地看着沙拉研究,半晌儿才说:“我明白了,今天的苹果切得并不是很规则的原因。”话说完,她才发现自己旁边的位置竟然多了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斜眼间,瞥见男人盯着小妮的脸,心中明白一二分。小妮并不介绍,小妖觉尴尬,主动问道:“先生贵姓?”
小妖的语气颇似某部恶搞电影中“你妈贵姓”台词的语气,黎畅刚好一口水喝进去,未待理解已经喷了出来,前襟一片狼藉。小妮很有先见之明的抬起餐巾纸挡在了面前,此刻正眨着有些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对面这位时常被人称之为有最良好教养的先生。小妖被桌子上溅起的水崩到,颇为嫌弃地擦着自己手臂上的水珠,“先生您至于那么激动吗?”
黎畅的好脾气显然不在控制这些乌龙事情的范围内,转头对小妖道:“小姐您能不说话吗?”小妖仍旧嫌弃的语气,“先生是您插入到我和我女朋友的约会中来了吧?”
黎畅抬头去看小妮,小妮却是无辜地眨了眨双眼,表示脱身于战争之外。黎畅无奈转头对小妖道:“敝姓黎,有事情与我的前秘书聊一聊分开后的事。”
却不料话音未落,小妖已经脱口道:“你就是那个面赛钟馗,心似阎罗的黎总啊,久仰久仰……”
黎畅火冒三丈,对着对面的人怒道:“颜松妮,你就是这么跟你朋友形容我的?”
小妖丛旁道:“黎先生,请不要对我的女朋友大吼大叫。”
黎畅怒火不灭,却是冷笑出来,“你的女朋友?上个星期还与我销魂的女人会是女同性恋?戏不是你这么演的。”
小妖似突然变了个人,顿时满面八卦,“销魂?那这么说这个才是她辞职的真实原因了,对不对?快八一八,你们俩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谁主动的?”话终止在小妮快要杀人的眼神中,却仍是哽咽了句,“那你们慢聊……”小妖主动离去,剩下颇为尴尬的两个人。
小妮没有想到以黎畅的为人会将这种事情说出来,还是在她的朋友面前。就算不顾着她的面子至少也应该顾及自己的形象。可是他竟然就这么直接说了。
黎畅更是郁闷,他没有想到颜松妮交友竟然如此不甚,居然还有人可以挑战他一贯绅士的极限。甚至让他在公共场合说出这种话。虽然有很大的隔断,隔壁桌的人并听不到什么,但还是有些尴尬,面红耳赤。
他惯常并不是如此的,要不是……要不是这个女人。
面前的水果沙拉堆得很高,黎畅看着碍眼,拿起叉子大快朵颐起来。小妮见他如此,伸手拿起包准备逃之夭夭,却不道他一手拿叉,另一手却牢牢抓住了她的胳膊,“话说清楚了才可以走。”
还有什么好说的?她是他的秘书,上星期陪他应酬客户,结果两个人都喝醉了。然后就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于是她辞职了。说不定正符合他的心意呢,让他吃干抹净白占了那么大的一个便宜,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难不成还真的像言情小说里的情节,她要相信这是灰姑娘的契机,从此登堂入室?
小妮诺诺,“我觉得这样对两个人都比较好,所以……”
都比较好,黎畅心中忿忿,她分明是故意的。辞职,带走了他的一些重要的固定客户。然后据说她自己另立公司,开始了自己的事业。而且最最让他气愤地是,他竟然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心底的某一处也被她带走了。而且不知道她离开的那个理由是否也是之前设计好的,如果是……想想便火冒三丈,将他当成什么人了?
新招聘来的秘书傻乎乎地问他要喝什么茶,丝毫不曾注意他对咖啡的痴迷。这也就算了,以前她在公司,每天午餐后定然有一个小笑话,让他可以缓解工作的疲劳,重新投入到下午的忙乱中。以前公司的应酬上,她总能适时地替他挡下许多酒,然后顺利地签下合同。以前她……好吧,他被她彻底地贯坏了。可是最最不能容忍,他会想她,不是气愤地恼怒,而是一些不知名的思念。
昨天在家中大床的被褥间寻到了一根长发,他知道是她的。很自然的咖啡色,据说是天生的颜色。更何况他家中的床上只躺过她一个女人。拿着那根头发他竟然恍惚,心中不断念叨,就去见她一面吧,哪怕是训斥也要见一面。让他慰藉心里渐渐涌出的那股想念——像洪水已经迅速湮没他的所有心思的想念。
“那天晚上,你是故意的?”黎畅自己都不相信会问出这样的话,可这又十分重要。他在乎的竟然是这个。
小妮定到哪里,显然也意识到了他问得是什么问题。凭她对于他的了解,这真的是前所未有,或者说哗天下之大稽。她不知道是否应该将这个当作笑话来笑一笑,反倒无措起来。
其实那天晚上真的是出乎意料的,但是也正好给她辞职提供了一个完美的理由。本来还在惴惴是否跟她辞职的时候他会猜到她的这些小九九对她恶言相向,可是偏巧就有了那么档子事,于是潇洒地递辞呈转身离开。连她自己也几乎有瞬间相信自己是因为跟他ons后不好意思才这样决然地离开。
可是他这么问,将她颜松妮当成什么人了?难道她会因为一个小小的辞职将自己的第一次那么平白无故地奉上?他也有些太高估自己了吧?或许是传说中的王子病。于是恶言道:“难道不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
黎畅觉得快要气炸,伸手抓住她的手腕狠狠地握着,从牙缝中憋出一句:“颜松妮!”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亏他那么想念,亏他那么在乎,却原来一切都是被她设计。
小妮吃痛叫了出来,再看黎畅的满面怒火,生怕他真的被惹火了在这里演出什么少儿不宜,哦不,是限制级的暴力场面,只得咬住嘴唇忍痛不言。
黎畅觉得失败,竟然这么失败。竟然被她这样一个小妮子算计了进去,还包括他的,呃……身体,抑或是感情。他甩手松开了小妮的手腕,自顾自地吃起了面前的东西,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小妮觉得眼酸,不知道为什么就眼酸了起来。他现在的神情似乎有些刺痛了她,那种漫不经心,满不在乎。她倒情愿他发火了,至少她可以感觉得出来他还是很在乎她。可是现在这样浑然不觉刚才说了什么话题的场景,让她觉得好像耳边只听到了许多嘈杂。那些突然涌入的人声和动静,让她觉得有些烦乱。
似乎就这样过去了,那天晚上他们俩竟然是AA制付得钱。一顿饭吃得丝毫没有乐趣,严重影响了小妮的消化系统功能。再看到小妖时她问起这事,小妮只是豪迈地,淡然地笑笑,“不过是一个男人嘛……”
小妖忿忿,“身为好友,我会不知道你多么洁身自好,守身如玉?这个男人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小妮看着她满面了然的神情,生怕她再多想什么,只得说:“酒为色媒人……那天都喝醉了。”
小妖哦了一声,忽然又惊叫起来:“那你们不是什么安全措施都没有?”
小妮想了想,心下也有些冷汗。好像还真是什么……都没有。她脸色苍白,问小妖,“如果他真有什么病怎么办?那我岂不是……”
看着她泫然欲泣的神情,小妖无奈,“看他那么一本正经的样子,应该不会。我担心的是你……”小妮傻乎乎地看她,“我怎么了?”小妖彻底无奈,“万一你要是不小心中奖了怎么办?”
小妮突然被点醒,慌乱起来,掐指一算,竟然还是那么危险的几天。心中碎碎念叨,“怎么办怎么办……”没一会儿却自己安稳下来。她扭头问小妖:“你说……”
小妖斩钉截铁:“想都不要想,作为好朋友我绝对不帮你一起养孩子,也不建议你生下来。”
小妮话被打断,又被猜中要说的话,黯然低下头去,“我没有那么容易中奖吧?”
小妖也点点头,“你向来没有什么运气……”
可偏偏这次就这么有运气了。小妮被小妖扭送到医院,满心的害怕和不愿意。小妖却不由她,替她挂号,拿单子,找医生。气得小妮道:“看你,一套程序还满熟练的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常客。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4.36, 共 2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朽木飞花/千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