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8期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7-27 11:55:1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769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萧波那只来得及打了个寒颤。
接着,半边脸就因外来作用力硬生生地转了个方向向,而后传来一阵火烧火燎的痛感。
“你在干什么呢?”
阴恻恻的问话带着欲杀之而后快的语调,将他愣了半晌的神智给抓了回来,明白务实地了解自己当下的处境。
好汉不吃眼前亏啊,想到不如做到,脚底抹油——
闪就一个字!
结果,衣领被人从后面拉住,猛地一拽,他就朝后跌去,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由此仰望上方的大好“风光”。
虽说男子汉大丈夫,面对任何艰难险境都不能示弱,但是,但是——
温热的液体从鼻孔中溢了出来。
“拜托你……”他虚弱地开口,眼睛直鼓鼓地瞪着居然没法闭上,“先穿上衣服可以吧?”
只是半夜睡不着而已,随便跑出来逛逛,走到河边听到异样响动,一时好奇走近了,谁想到随着大片水花而降的,居然是一个全身上下仅着三点的……
“哇呀呀,痛!”萧波那惨叫出声。
一只脚丫踩上自己的脸蛋,力道之大,令他毫不怀疑其主人对自己的恶毒。
“起来!”暴喝的女声。
“不!”他很有节操地拒绝,甚至来不及擦去已经流到嘴角的鼻血,“你先穿衣服!”
神啊仙啊,身为一个正常的大二男生,虽然看过三级和A片,成人杂志也翻过不少,但毕竟都是书面知识,谁来得这么真人版地震撼?
有人在磨牙。
“你根本就是找死来的!”
脸上的压力骤然不见,细朦月光下,萧波那眼见一块大石头从某人手中降落而下——
他汗涔涔地就地一滚,几乎是同时,听到刚才自己睡卧的地方发出闷响。
好悬!
而后眼前什么一闪,担心还有再次行凶,他下意识地伸手抓住。
软软的好像是布料的东西,也可以拿来当凶器?
疑惑地望去,发现自己双手拽的——是一条裙子的下摆。
月光下,有一个目光好似寒霜凛冽瞪着他的女孩,她的手,抓着裙子的另一端。
萧波那脑中一片空白——
哇呀呀,这下子,看起来好像真的有点那个那个了。
似乎看到有乌鸦从眼前飞过……
“我的。”女孩开口,用力将裙子朝自己这方拉,湿漉漉的短发贴在前额,还有水迹顺着眉骨蜿蜒而下,汇集到她尖尖的小巴,形成水珠……
一滴、一滴、一滴……
什么跟什么!
萧波那用力甩甩头,忙不迭地松手。
女孩大概没料到他会突然放开,使出去了的力道没有掌握好,踉跄地跌倒在地。
萧波那很愧疚地想要帮忙。
“站住!”就算是摔在地上,女孩还是很有气势地发出了命令,“就呆在那儿,背过去,不准过来!”
萧波那依言而行,不但如此,还用两只大手捂住自己高热发烫的双颊。
庆幸皮厚肉糙,红色透不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身后没有了响动,他忍不住偷偷回头去看。
身后已空无一人。
视线落到没入湿地的大半个石头,他沉默良久,才拍拍胸口,长长吁了一口气——
“幸好没被杀掉。”
退步,决定尽快离开这片是非之地,谁知身后非平安之所,就这么一滑——
咕咚,掉进了河里。
——真……冷……啊……
2
 
 严小希瞥了一眼阳台上对着湿衣服发呆了良久的萧波那,走过去,对准他的屁股狠狠踹了一脚。
“哥们,你昨晚上一定过得很精彩。”
萧波那捂着屁股跳转身来,紧张兮兮地否认:“别乱说。”
严小希不屑:“萧波那,你就是个阿米巴原虫,就那线条,你还能瞒过我的法眼?”他扯下晾起来的衣服,劈头盖脸地罩向萧波那,“你对着衣服发呆一上午了,别告诉我你开始恋物了——喝,干嘛!”
一眨眼的功夫,萧波那未免朝他靠得太近了些,连嘴巴都凑到耳根上来了。
恶,两个大男人。
“小希?”萧波那浑然不觉严小希的心思,“你有没有见过孙琪……”
“约好了呆会儿一起吃饭的。”严小希随口答,发现萧波那的神色越发不对劲。
“嗯,我是说,你有没有见过孙琪——嗯,就是那个样子……”见严小希看怪物般地瞪他,萧波那吞吞吐吐,比比划划,双手自动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你俩恋爱这么久了,应该有吧?”
严小希终于明白萧波那的意思,露出森森白牙,卡住他的脖子,用力摇晃:“萧波那,别以为你是我的好兄弟就可以YY我的女友!”
萧波那脸翻白眼,拼命掰严小希的手:“我不是那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严小希不依不饶。
“放手放手……”咳咳咳,喘不过气来了。
“先说清楚……”严小希单腿都抵上他的胸口了。
“要是孙琪脱光衣服,你有什么感觉?”长话短说,不然小命休矣。
“你这龌龊的家伙……”严小希义正言辞地指责,不过话未说完,顿了顿,松开手,他托起下巴,思索了一会儿,“不过要是有这样的机会……”
萧波那目瞪口呆地望着陷入沉思傻笑得快要流口水的严小希。
到底是谁龌龊呀?
“小希!”
寝室门被推开,孙琪笑盈盈地站在门口,敲了敲随身携带的饭盒。
严小希迅速恢复正人君子的模样,拍拍萧波那的肩:“哥们,让让,我要去享受爱情了。”
他想送一个热情的拥抱给亲亲女友,岂料孙琪拍开他,冲萧波那开口:“今天下午校泳队要表演赛,琳姐让我送张票给你去看。”
严小希在一旁捂着嘴偷乐,很虚伪地发言附和:“琳姐在给你找机会呢,话说回来,会像我这样找女朋友的人已经不多了——唔!”
话未说完,胸口被猛击,就地灭音。
萧波那眼睁睁地看着严小希被孙琪拖走,连个“不”字都不敢吭。
3
萧波那抱了个大米花袋在看台就座。
左边看过去,是一对情侣;右边看过去,还是一对情侣。都在亲亲爱爱,对他视而不见。他很郁闷地掏出袋子里面的爆米花埋头猛吃。
直到肩头被人拍了拍,他才转过去,看到易琳舞。
“少了一块三米板,人手不够,帮忙取库房拿一下。”
天风学院第一美女兼生活部大部长发令,岂敢不从?
于是萧波那在一堆人的抱怨声中将自己的大个头挤下看台,沿着通道进入游泳馆的下层,望着七曲八弯的通道,他才想起忘记了问库房怎么走。
再上去挤一遍吗?
想法立刻被否决。
算了,又不是大观园,不信自己找不到。
撸了袖子,打了个唿哨,他突然觉得心情好起来,大跨步地走上前,推开其中一扇门,不期然听到一阵呜咽声。
他条件反射般地关上房门,还好,没声音了。
在门口半晌,他才试探性地又敲了敲门。
呜咽声又起。
他停下,声音又没了。
萧波那瞪着那扇门,觉得颈后的汗毛竖了起来。
大白天的,不会有什么贞子之类的不干净物体出现吧?
右手摸到门边的什么东西,他顺手操起来,一脚踢开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进去,大喝一声:“出来!”
喊完了之后,定睛一看,这下子不得了,哇地叫出声来。
“你鬼叫什么!”尤带哭腔的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他的叫声。
萧波那捂住了嘴,瞪着对面那个还挂着泪痕的女孩子。
见鬼了,怎么是她?
“趁我还没发飙,回头转身。”女孩子命令他。
萧波那很老实地按她的话做了动作,后知后觉地问她:“然后呢?”
“然后——”女孩很不客气地从身后猛推他一掌,“可以滚出去了。”
萧波那遂不及防,跌了个狗吃屎,下巴磕在了地板上。
这一摔,把一整天憋在心里的气都跌出来了。坐在地上转过身来,赫地站起,追前几步堵在门口,跟铁塔似地封了个严严实实,双眼快要喷火了一般:“喂,我说你,有必要这样吗?”
女孩见他发了怒,眼神有些畏缩,不过还是不甘示弱地顶了回去:“谁叫你是色狼!”
萧波那听了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小姐,拜托,那是意外,谁会想到那个时候你有闲情逸致在河里当美人鱼的?再说了,要学游泳就穿上泳衣,就算是菲尔普斯也穿鲨鱼皮,什么时候光溜溜的了?一看就知道是外行,偷起来学都没什么前途了。”
纯粹是气话,没怎么深入思考,直接想到什么就一股脑儿地抖出来了。
女孩子愣愣看着他。
萧波那很防备地挡住自身重要部位,防止可能遭受的意外伤害。
片刻后,女孩眼圈一红,下一刻,猛地放声大哭起来。
萧波那彻底懵了。
“喂!”眼见她似乎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萧波那慌了,“我开玩笑的哪,别太在意,求求你,别哭了,要是有人进来,我是有理都说不清了。”
他说的是实话呀,他这么个五大三粗的个子,再加上这么一个嚎啕大哭的小妮子,任是谁见了,都会认为是他欺负她吧。
“你是说真的?”女孩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耶?萧波那愣住,一时大脑秀逗,不知她问的那句话。
“我游的,真的那么差劲?”女孩的哭声小了些,进一步提示。
“呃,我胡说的。”萧波那费尽心思地找措词,希望不要再刺激到这位姑奶奶,“看得不是很清楚,除了你没穿衣服……”
天知道他怎么会自动带出最后一句话来,眼见女孩杀气腾腾地又要过来,忆起她那晚出手的狠毒劲,慌忙后退,手中过长的东西绊了自己脚跟一下,朝右边倒去的结果,是脑袋碰上了门框。
他还没有时间哀悼,有人已重重压在自己身上。
很、重——他哀怨地想。
“萧波那,我以为你迷了路,结果发现你是乐不思蜀呢。”
调侃的声音自上方响起,但见易琳舞精致的脸蛋上充满了玩味之情。
“琳姐——”萧波那想叫“冤枉”,谁知胸口被狠踩一脚,他翻了个白眼说不出话来。
“发生了什么事?”易琳舞问女孩,视线却是飘呀飘地飘到萧波那身上。
萧波那受不了她的眼神问候,大力吸了一口气,很认真地想要挽回自己的形象:“琳姐,我耽误这么久,是因为在找跳板。”
“哦?”易琳舞挑眉,撇撇嘴,“那你右手拿的是什么东西?”
他?右手?萧波那疑惑地望过去——
老天死了他吧,他的右手居然就拖着一块三米跳板。
糗糗糗,他懊丧地以头撞地。
“好了。”易琳舞制止他的自虐行为,冲两人勾勾手指,很权威地发话,“萧波那,别翼翼,你们也抱够了。都给我起来,上面的人,都在等你俩压着的这块跳板开赛!”
4
“我真的很郁闷。”
萧波那觉得这是别翼翼对他说的第一句正常的话。
“你的名字,好奇怪。”令他郁闷的是,他问了人家一句不正常的话。
别翼翼坐在他对面,鼻头红红的,兴许是哭过的缘故,说话还带着浓浓的鼻音。
“你的名字也差不多。”她瓮声瓮气地回答,擤了鼻涕的面纸随手扔进花坛里。
南来北往路过的学生偶尔好奇地瞅瞅蹲在一起的他们,怜悯的眼神令萧波那毫不怀疑地揣测他们在同情他和别翼翼在闹分手。
天风学院,就是一个这么没有阶级友爱自相残杀的地方。
“喂!”别翼翼出其不意地捏了捏萧波那的脸,“那那,以后不准嘲笑我,我会努力,终有一天,站在比赛台上的,是我。”
萧波那被那一声“那那”叫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本来想说既然没天分就别练了吧,但看到别翼翼一副壮士扼腕视死如归的表情,于是乎换了另外一种很委婉迂回的口气:“就当是兴趣嘛,上不上台,得不得奖,都无所谓。”
谁想别翼翼的眼圈又红了:“教练说我没机会得奖,就别浪费指标,还说我没天分,扯大家的后腿——呜呜,为什么,我准备了那么久,结果临时把我刷下来,我想不通,就、就躲起来哭了——呜呜……”
萧波那心想,妈呀教练,你真是敢说出我不敢说的话呀。但见别翼翼越哭越凶的模样,骨子里那股除强扶弱的侠肝义胆顿时无限膨胀起来,他揉揉别翼翼柔软的头发,很仗义地劝慰:“别怕,有机会的。”
“真的?”别翼翼抬起埋在膝头的脸,眼睛亮闪闪的。
萧波那差点被里面的希望给照晕了过去,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不好再打击人家。
他点点头:“真的。”
别翼翼两手的拇指搓啊搓:“你为什么可以肯定?”
“这个——”萧波那很严肃地站起身来,在别翼翼面前来回踱步。
别翼翼看他走来走去,觉得脑袋有些发晕。
终于,他停下来,面对着她,很正经地点头:“因为我会帮你呀。”
  5
严小希心惊肉跳地望着萧波那的背影。
一分钟后,他终于忍不住将那家伙的脸从半盆水中捞起来。
“兄弟——”他拍着那张憋得通红的脸,语重心长,“我知道你自打入校就要交到女朋友的雄心壮志蹉跎了两年都还没有实现,但是,不至于为了一个别小心而活活把自己憋死吧?世上鲜花千千万,何必枉死一株前?”
寝室的其他兄弟心有戚戚焉地点头。
萧波那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觉得心肺要好过了些,抬腕看了看表,皱起眉头,似乎不太满意自己的成绩。
“她叫别翼翼。”他告诉严小希。
严小希这才发现他根本就没听进自己话中的精髓部分。
“你惨了,你完了,你死了!”他很中肯地为萧波那下了评语,“走火入魔到这种地步,那个别小心,果然是妖孽。”
萧波那的大掌将他打入了寝室内:“唐僧啊你,回盘丝洞去!”
严小希不敌他的壮硕,跌倒在萧波那的床上,不甘心地爬起来继续想要说什么。
萧波那瞪他一眼:“再说,信不信我把你塞到床底下去睡?”
严小希沿着床梯迅速爬到上铺蒙头大睡。
别翼翼的电话适时打了进来。
“那那,我准备好了。”她在那头甜甜地说,简直跟头一次看到的恶女判若两人。
“哦,我也可以了。”萧波那扯下毛巾擦了擦自己刚才被浸湿的额发。
严小希从被子里面露出一张鬼脸。
“你在哪儿等我?”电话里,别翼翼问她。
萧波那手中的毛巾虎虎生威地挥向严小希,一心二用:“哦,你觉得哪儿合适?”
严小希重新缩回被子里。
“那个呀——”别翼翼似乎也在认真思索,“就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吧,我等你。”
电话挂断了。
萧波那盯着电话筒,石化在原地。
等了半天不见新动静的严小希忍不住又探出头来,观望情势之后——
“萧波那,你流鼻血了。”
6
  萧波那塞着两团卫生纸慷慨赴约。
  面对别翼翼惊讶的目光,他闷闷地解释:“上火。”
  别翼翼显然被他这种顾朋友不顾身体的行为给打动:“那那,谢谢你。”
沉默,尴尬。
“别翼翼……”萧波那开口,“麻烦你一件事,可不可以
不要叫我那那。一个大男生,听上去,太那个了。”
别翼翼咯咯笑起来:“所以才叫你那那呀。”
萧波那无语。
“好了,我们可以开始了么?”说话的同时,别翼翼已拉下上衣外套的拉链。
“等一等!”萧波那似受到惊吓地退后了两步,连连摆手,“我还没准备好。”
别翼翼的眼中升起了大大的问号:“你要准备什么?”
萧波那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我是指思想、思想上。”迟疑了片刻,他才认真地发问,“你今天,穿了吧?”
别翼翼先是一愣,而后狂笑起来,前俯后仰的,连眼泪也笑出来了。
萧波那只能木木地看她个人秀表演。
好半天,别翼翼才停下来,擦去眼角的泪,冲他眨眨眼,调皮地发问:“要是我没穿,怎么办?”
萧波那感觉鼻孔里的卫生纸又开始湿润起来,赶紧抬头望天,对着满天星辰,只敢在心中回答自己的结局——
他会流鼻血至死吧?
“我下去了,你记得帮我掐表。”
就听完这句话,扑通,有人下水了。
萧波那连忙去看,但见窈窕的人影潜入水下,一袭桃红的泳装,渐渐游远。
挺好看呢——他觉得自己的脸烧起来。
“掐表……”
看得正入神,低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萧波那惊愕地发觉严小希神不知鬼不觉地黏在自己身边。
“你你你——”他指着严小希。
“蹲下,蹲下哪。”严小希倒显得很耐心,招呼他一道蹲在草丛中,密切注视水面上的人影,“原来半夜不睡觉,是出来泡妞啊。”
“别乱说。”萧波那拍他的嘴,“她在练习呢。”
“古古怪怪,有游泳馆不练,跑到这里来——啊楸!”严小希打了个喷嚏,“她不冷吗?”
“冷吧,但她在坚持。”萧波那看桃红的身影游到了对岸,返身奋力划游回来。
“看你这德行!”严小希使劲扳过他的脸来,“萧波那,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萧波那反驳:“你这家伙,当世界上就你跟孙琪一对,其他都得挨饿啊。”
“那也不至于饥不择食嘛。”严小希循循善诱,“你瞧,她这么小——别瞪我,我说的是个子,比例不协调。”
萧波那干脆背过身去,懒得理他。
严小希眼珠子一转,朝萧波那扑去,跨坐在他背后,很夸张地学起自己刚看的一部电影中的流氓台词:“哼哼,由不得你了,要是不从,可别怪我——哎呀!”
他双眼发白地从萧波那身上滑下来。
“出来游个泳,居然也会碰上gay?”
很鄙视很正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萧波那回头,吃惊地望着高举石头的别翼翼,以及昏死在她脚边的严小希。
自她身后而来的月光在她周身辐射,令她整个人,看上去,就像闪耀着银白的光芒。
恶女,重现!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4.67, 共 1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朽木飞花/千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