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8期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2009-7-27 13:03:3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895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莫可可什么都不爱,光爱美。
她对美的追求非常的简单务实:美丽的衣服,美丽的皮肤,美丽的身材,美丽的脸。
从莫可可开始拥有自我意识以来,她就心无旁骛地追求美。
然后她极端顺利地成长为除了爱美一无所长的女人。
惠菁英人如其名,聪慧绝顶,是无可挑剔的菁英之才,他就像猫儿痛恨老鼠一样痛恨肤浅庸俗之人。
莫可可绝对肤浅,化妆品广告上怎么演她怎么信,大学开学典礼,她捧本《美容大王》看得津津有味,令坐在她旁边的菁英很想像拍苍蝇一样一巴掌把她拍死算了。莫可可绝对庸俗,她竟然可以一边看韩剧一边落泪,这也就算了,她竟然还可以在看完之后,慨叹:“实在太伟大了!”
“你不要污辱‘伟大’这个词好不好?”菁英忍无可忍咆哮起来。
菁英从不求神拜佛,不过假若求神拜佛可以令他摆脱可可,要他拜哪座神仙庙都没有问题。
菁英认为人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这并不算悲哀,因为胚胎在我们国家连生命权都没有,枉论选择权,但人不能选择自己的青梅竹马,这就是这个大写的“人”个人的无能了。
菁英自认这辈子就无能过这么一次。他和莫可可是名副其实的青梅竹马。
可可幼年的绰号叫“黑肥小天鹅”。黑肥就不用多解释什么,小天鹅的寓意不是形容她有多优雅,而是她走路的时候两只手臂会朝外摆,很像天鹅起飞前扇动翅膀,说到底,还是因为童年时代的可可太肥硕,所以举止笨拙。
黑肥小天鹅没有任何优点,除了在将动能转化为重力势能的时候。可可曾在幼儿园时代的一次“斗殴”中解救了菁英,当她忽然弹跳而起,以泰山压顶之势扑向和菁英打得难分难解的大班小霸王的时候,小霸王惨叫逃窜,菁英避开当头而来的巨大阴影,可可以青蛙落地的姿势与青草地做最亲密的接触。
后来可可试图去垫鼻子,曾这样游说菁英,“我认为我的鼻梁骨发育不良和那次摔跤有不容推却的关系。”
“所以,你要我给你出整形的钱?”菁英按捺满腔怒气,冷冷反问。
“我倒没有这样的意思。”
“你放心,对于这个意外的追诉期,我给你限定为无定期,你尽管和我要钱。”
“我真没有这样的意思。”可可有点发急。
“现在做最好的隆鼻手术要多少钱?”菁英作势取出钱包。
“我绝对没有这样的意思。”可可赌咒发誓。
“你是说你绝对没有去隆鼻的意思?”菁英开始收网。
“呃……”可可欲辩无力,第一千零一次败下阵来。
菁英决不认为可可有什么了不得的优点,但长相不俗,确实是可可的价值之一。甚至可以说是,可可仅有的价值所在。
初中时,莫可可是全校第一个拍写真的女生。这当然与她家庭条件的优异有直接关联。莫可可随母姓,而她爸妈从未离异,她爸也不是倒插门,只是可可出生前,可可妈坚持用抽签的办法决定可可的姓氏,可可爸非常顺理成章地在这次赌博性质明显的抽签中败给了研究了博弈论的可可妈。可可妈有六个姐妹,换言之可可有六个姨妈,她的六个姨妈加上她亲娘全部都是行动能力超级 强悍、非常善于达成自己的目的的女人,在这个一门女将型的大家族中竟然能走出一个似莫可可这般浅俗无用的女孩子,实在叫所有人跌破眼镜。
但是家世好的优势之一,就是成长过程一路顺风顺水,可可的学习成绩虽然很难上台面,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她进入一所很上台面的中学读书。
以成绩绝优闻名全校的菁英当然最看不起可可这种靠关系入学的差生,所以可可的写真集在班上传阅的时候,菁英一眼还没看就开始大加鞭伐:
“难看死了,这种照片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说话间,菁英就要把写真相册丢给后面的同学,但眼光忽然扫到半开的相册里可可笑意盈动的脸,菁英的手不由慢了半拍。
初中的时候,可可已经不黑了,但仍然有点胖,专门研究膳食营养学的三姨教给可可这样一条道理,病瘦还不如健康的微胖好看,现在正在长身体,减肥之事万不可操之过急。可可素来从善如流,虽然爱美心切,但也不敢动辄绝食,还是保持少吃多运动的良好生活习惯,并且遵从三姨嘱咐,尽量增加每日进食食物种类,一天吃几十种不同的食物,确保营养更加均衡,所以可可虽然微“鼓”,但眼睛熠熠如星,头发光泽如缎,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只无限接近成熟的红苹果,美丽与否见仁见智,但可爱是无需置疑的。再加上可可的衣服要么是做外贸生意的大姨从香港给她买的,要么就是做服装设计的七姨特意给她设计缝制的,她穿得比谁都好、都别致,怎么看都是赏心悦目,就算周一至周四的校服日,可可也一定用罕见的头饰、精致的鞋袜令自己与众不同。
照片中的可可在强烈的光线的照射下纤毫毕露,就像一颗刚刚打磨好的钻石第一次焕发光彩,手抓影集就要朝后丢去的菁英,视线扫视之后再难移动半分,像被人点了穴。这是菁英有生以来第一次不得不正视可可在外貌上的优势。
写真集和插放加洗照片的相册传回可可手里的时候,可可发现相册里的照片少了一张。可可是时时笑脸迎人的女孩子,丢了一张照片,她倒也不生气,只是纳闷。
放学了可可照例跟去菁英家一起做作业,照例和菁英讨笔记本整理课堂笔记,菁英一个下午都闷闷不乐,可可问他,“我自己拿了哦!”,他也不吭气,埋头想自己的心事,可可当他默认了,拿起压在教科书下的笔记本。
菁英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喝一声。可可吃了一惊,笔记本跌在地上。
“对不起,我帮你拣!”
“没关系,我自己来!”菁英很难得的表现得宽容大度。
“还是我来拣!”
“我自己来就好了!”
“我来吧!”
“说了不用了!”菁英失去耐性地咆哮。
可可缩回手,菁英如愿以偿抢回笔记本,如释重负般舒了口气。
“咦?地上有张照片?”可可说着把倒扣在地上的照片翻了过来。竟然是她下午遗失的那张。“怎么……”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样不矜持,把自己照片塞到我笔记本里面做什么?”菁英情急之下玩起了恶人先告状的损招,“以后没有得到我的亲口应许,不许随便乱动我东西!”
可可飞快看了菁英一眼,慢慢拣起照片。
菁英做贼心虚地把铅笔放进嘴里拼命啃咬。
“知道了。对了,菁英,我希望我可以慢慢变得和照片上一样美呢!照片上的我更瘦更白,还有眼睛也更美呢。”可可语调微颤地说。
“哦?好伟大的志向呢!不过,我也不怕再不厌其烦提醒你一次,我对你的‘人生理想’从来没有任何兴趣!”菁英吐掉铅笔,刻薄地说,他说到“人生理想”的时候不但刻意加重了语调,更加抬起双手放在脸边,用手势打了一个大大的双引号,强调他对可可以追求美丽为毕生事业的鄙夷。
可可低垂着头,一直没有说话。
写真照片上的可可显得比她本人更白皙瘦长,看起来灵动而纤巧。
升了高中的可可慢慢褪尽婴儿肥,很自然的显出少女轻倩的身姿,皮肤在她日夜继夜的精心保养中由嫩白进化为透明。就连最讨厌可可爱美恶习的菁英也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实现了她当日的心愿,变得和照片上一样美。美得像一颗星,璀而且璨。
以无可争议的第一名考进这所重点高中之后,菁英的骄傲膨胀到了无边无涯的程度,他更加不屑与可可这样通过经济赞助入学的低分考生为伍。刚入学的时候,菁英无数次对笑脸迎向他的可可视而不见,一副“小姐,我们并不认识,好么?”的拽样。
可可虽然不如菁英聪明,但数次碰壁之后,也开始学乖,在校园里碰见菁英,她会率先把头低下来。
菁英对这种“纵使相逢应不识”结果感到十分满意,直到那次登山社集体活动。
那是一个秋天,天清气爽,郊外霞山的红枫欲红未红,山谷中的寺庙传来静穆的梵唱之音,两位高年级的正、副社长抢着给可可献殷勤,简直就要闹到大打出手的地步。
参加登山社的女生本来就少,可可的模样又那么出挑,很容易就成为“众矢之的”。
可可加入登山社之初,菁英曾这样“羞辱”可可:
“你跑来这里干什么?你这种一滴汗都不肯出的娇小姐!你是不是非常享受社里所有男生都像嗅了鱼腥的雄猫一样围着你团团乱转?”
可可去登山社报名入社的时候曾引起一场小小的轰动,菁英恰好在场,看她轻巧地推门走进来,白衬衫牛仔裤,黑缎般的头发一直垂落腰际,菁英清晰地捕捉到满屋的男生的呼吸骤停,菁英有点火大,但他素来是装作不认识可可的,所以当时不好说什么,事后逮住机会立即将可可训了一顿。
“那,你要我退社?”可可抬眼看了看他,又垂下眼帘,可怜巴巴地问。
“我——”菁英想说,当然要你退,越早滚越好,可是话到嘴边,变化成,“你不会是为了和我套近乎才进社的吧?”
“嗯。”可可一刻也没有迟疑,立即应了一声,同时点点头加强肯定的意思。
“为什么呀?跟屁虫!”菁英的胸口没来由地紧了紧。
“因为喜欢你呀。”可可轻缓却坚定地吐出这句话。
菁英呆呆瞪着可可看了一会儿,然后见了鬼一样,转身撒腿、落荒而逃。之后菁英再也没有强迫过可可退出登山社。而对于可可脱口而出的那句“因为喜欢你呀”,菁英很懦夫地选择了漠视。
可可对于上方同时伸过来的两条手臂,再度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她素来是谁都不肯得罪的老好人,看到两位学长为了自己闹得面红耳赤,她满脸惶恐。
“可可,我来帮你。”
第三条手臂横空而来。
可可无法置信地瞪圆眼睛。
“我们小时候都这样呀!”菁英用很大的声音非常小家子气地补充了一句。
可可仍呆怔着。
“手拿来呀!”菁英很亲昵的对她发火。
“哦。”可可立即把手放进菁英的掌心。
一直努力和关系生莫可可划清界限的惠菁英在这一刻破功。
就这样,超级优等生惠菁英和经济赞助生莫可可是青梅竹马的世交,成为校内公开的秘密,很多同学直接将“青梅竹马”理解为男女朋友。
那天登山归来,菁英恶狠狠地对可可说:“我要你立即退出登山社!”
“哦。”可可毫无异议,脸上还洋溢着幸福的傻笑。
“你不要笑得那么傻好不好?快和白痴一样了。”
“哦。”可可努力想压制笑容,嘴角却又不听话地翘起来。
“那天你说——”菁英犹豫了一下,“算了,没什么。”菁英再一次在可可面前转身就逃。
可可目送菁英跑远,脸上的神态很晶莹,她忽然双手交握在胸前,不知在祈祷还是在许愿,口中溢出轻软的字句:会实现,对么?
那次登山之后,虽然不断有人怀着各种目的来向菁英打探他和可可的真实关系,菁英总是很不耐烦地说:
“她?我女朋友?有没有搞错?怎么可能?只是小时候就认识而已!不要再问了,好烦的!”
菁英一再如此撇清,但收效甚微。大家都认为菁英矢口否认是怕校方因早恋问题而降低他的综合评分,影响他至尊楷模的地位。
可可对于菁英的否认沉默以对,仍是利用一切课余时间,偶尔连课堂上的时间也搭进去,孜孜不倦于美白、瘦身、修眉、美发、美甲,研究各种服装款式的搭配……
到了高二下学期可可的成绩已经降到不堪的地步。而菁英保送A大法律系的事情已经十拿九稳。
可可神色慌乱地跑到菁英的课桌边,猛敲他的手背引起他的注意。
“干什么?”正利用课间时间打盹的菁英吓了一跳,张开眼看到总是布娃娃一样温和得近似木讷的可可,破天荒地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怎么了?”菁英的声音不由自主变得温柔起来。
“我上不了A大怎么办?”
“你肯定上不了呀……”因为习惯了嘲讽她,菁英本能地说。
眼泪开始在可可的眼眶里打转,菁英立即想到一个成语,娇艳欲滴,可可的眼瞳澈嫩,美得像两朵奇异的花。“其实也不一定呀……”菁英的舌头麻痹一样开始打卷,结巴得超级厉害,“你不是有个姨妈在国家教委……”
可可的眼泪终于跌出眼眶,一滴接着一滴,很快成线。
又一个成语不受控制的在菁英的脑海中翻滚跌宕,梨花带雨。
“你到底要怎么样?你不要哭呀!要不,我帮你辅导?我帮你辅导!不要哭啦!”菁英的理智彻底罢工,整个人完全被怜香惜玉的情绪主导。
“真的?”意外之喜令可可破泣为笑。
“真的。”菁英泄气一样垮下肩膀,他刚刚头脑发热答应了她什么?帮她辅导功课?他不如去教宠物猪代数呀!可是他不敢反悔,他怕死了可可再哭给他看。
因为眼泪太多,可可一时揩抹不去,泪痕被抹开,成了一层透明的水膜结在脸上,肤色晶莹的可可看起来就像天山雪水浸泡下的羊脂白玉,菁英张皇地移开视线。
“怎么了?”
“你哭起来好丑!”菁英口是心非地说。
“哦!”可可像往常一样无奈又温婉地低下头,那软软一声“哦”听起来异常低落。
菁英忽然想到爱美成痴的可可应该最怕别人说她丑吧?“其实也没有多丑,”菁英别扭地解释,“还算好看啦。唔,满好看啦!”
可可迅疾地抬起双眼,紧盯菁英,“你说我好看?”
“怎么样呀?”菁英忽然觉得头皮发麻,如花似玉一个姑娘家怎么忽然露出梅超风般狂热的神态来?
“不怎么样呀。”可可那张像被PS高手P过、一丝缺憾也找不到的脸忽然开始轻轻颤动。
“你不会又要哭了吧?”菁英低声惨叫。
“没有呀。”可可嘴上这么说,可是眼泪却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急滚而下。
菁英手足无措到极点,下跪求可可不要哭的心都有了。当然他没有夸张到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可可下跪,因为他隐约明白可可此刻的眼泪和方才的不同。
“你是因为高兴才哭的吧?”过了好几分钟,菁英轻轻发问。
“嗯。”还是一模一样低头的姿态。
“就因为我说你还满好看?”菁英颇觉艰难地问。不知为何他想到一句古话,女为悦己者容。“上次,说喜欢我,是开玩笑的吧?”菁英终于问出了深埋在心中、像玫瑰的刺一样总是令他不能安生的问题。
“我……”
“啊,马上要上课了,快回座位吧!”菁英转动可可的肩膀,把她朝前面的座位推去,老师在这时拿着教案走进来。
菁英主动要求帮助可可做考前冲刺辅导,可可爹妈自然喜不自禁,菁英父母和可可妈是生意伙伴,干脆提出让可可来家里暂住,省下两边跑的时间,全力以赴准备考试。
对于双方家长协商后做出的这种安排,可可一如既往好脾气地全盘接受。菁英却隐有被陷害之感,伸直脖子对父母咆哮:“男女授受不亲你们没有听过么?”
“你活在辛亥革命前呀?”
一个爆栗毫不迟疑地敲在菁英的脑门上。
“你和可可还授受不亲?小时候你没事就掀她的裙子看,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菁英妈的前半截话令菁英不由自主涨红了脸。菁英妈又说,“可可也好玩,和你学,也追着你扒你的裤子……”
“够了!”菁英处在爆裂的边缘。“那么,为何不能我去她家,我不介意一天跑一趟,省下可可花在路上的时间,可以了吧?不用再叫她来我们家暂住了吧?”
“不可以哦!”菁英爹妈同时说,“可可大表哥回国度假,你去了,两个小子凑到一起,还不闹翻天!”
可可真是个无可挑剔的好客人,她的存在温柔又安静,不会妨碍主人家的任何一个人,甚至不会妨碍对她的到来满心抗拒的菁英。虽然每天起床都能看到可可新鲜透明的笑脸对菁英而言是种很难形容的体验,但菁英明白可可在他心中激起的那些陌生的情绪绝对不是讨厌。
当初拼命抵制可可登堂入室来家暂住,是因为菁英不晓得如果低头不见抬头见、一个桌子吃饭、同住一个屋檐,他该怎么面对可可才算恰当?深藏心底的某个不能见人的秘密就要被人揭穿的窘迫感令菁英难受了好几天,但同时菁英自己也很期待那个秘密的被揭穿,因为他也弄不清困在他心底的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可可使出了一切力气来弥补过去拉下的课程,但她进步的速度始终追不上高考临近的速度。可可每天的睡眠时间由九个时间不断递减,终于减到一天四个小时。
菁英很尽职地陪她一起熬夜。
菁英妈送来最后一次宵夜和热牛奶,也自去睡了。书房的门被很小声地阖上。放学后可可已经接连做了两大套模拟卷,疲惫得连写字的动作都慢下来,菁英突发奇想提议他们背古文,可可背着背着头一歪枕着手臂睡着了。
菁英诡谲地耸眉抿嘴笑了笑。
“今天多睡两个钟头,不会影响大局的!”菁英拍了拍可可的头,他忽然想起老妈说的他们两个小时互相追逐扒对方的裤子的趣闻,“我还记得你当年的绰号叫做‘黑肥小天鹅’。”菁英自言自语。
这头小天鹅的蜕变能力实在太强了,如今轻盈的白天鹅也不足以用来形容她的美好,也许只有天边的一朵云可以,温柔、洁白、款款的、姗姗的……菁英也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晨曦初露。
可可的脸就像一朵新绽的花。
菁英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眉毛,然后又摸了摸她的鼻子,她的鼻子不算高挺,但配她的瓜子小脸不晓得多么相得益彰,可可真是爱美爱得走火入魔所以才想在自己的脸上动刀,在菁英看来她已经毫无缺憾。尤其是可可莹净的肤色,不知道是名牌化妆品的堆砌保养之功,还是她女大十八变慢慢长出来的,总之美得叫人移不开视线。
可可慢慢醒转,菁英情难自禁,没有发现,手指还在可可细嫩的脸颊上摩挲。
“你做什么?”可可问。
菁英情急生智,一巴掌拍在可可脸上,“你又贪睡?!昨天的题目都还没有做完!”
可可像被无形的鞭子在背后抽打了一下一样,立即坐直,抓起试卷找到没有做完的题目,提笔就开始打草稿。
最后冲刺的日子虽然紧张但并不沉闷,至少对于菁英而言。因为,一来,即将面对残酷高考的人不是他;二来,他有他隐秘的乐趣,就是坐看可可。果然美丽的人都有赏心悦目的功能,监督可可做题的菁英正在遐想,可可敲了敲他的手背,说:
“这题我还是不会解,你再教教我吧。”
菁英扫了一眼,不免有点生气,这种程度的题也不会?她还高考个P,还痴心妄想也考A大,和他同校?“谁叫你平时爱美爱得神魂颠倒,如今脑袋空空如也!”
“我并没有爱美爱得神魂颠倒。”可可小声地争辩。
“那你是爱什么爱得神魂颠倒?”菁英不屑地反诘。
可可委屈地低下头,默然以对。
菁英的脑海中灵光一现,他忽然想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可可到底爱什么爱得神魂颠倒。菁英毫无过渡地涨红脸。
可可一直低着头,并没有察觉菁英的异样。
菁英匆匆解答了一遍,也不管可可到底懂了没有,站起身走到可可背后,他有点不敢再和可可面对面的坐着。她到底爱什么爱得神魂颠倒,他知道答案的,对么?
可可继续蹙眉凝神和那道数学题搏斗,草稿本上出现一大串匪夷所思的推演过程,站在可可背后的菁英实在看不下去了,俯身抢过她的笔,重重一划,“从这一步开始,后面全部都是错的!大错特错!”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35, 共 3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朽木飞花/千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